《玩具》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1年5月6日)

倪匡在修訂《玩具》 時,劇情沒有作出太大改動,新舊版的差異主要 是在舊版中,較詳細描述了衛斯理和傑克上校的鬥氣過程。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衛斯理和傑克上校鬥氣的過程

 

玩具推銷員李持中被殺後,衛斯理應傑克上校的邀請,來到李持中的住所。舊版有很大篇幅描述衛斯理和傑克上校鬥氣的過程

 

      我留意到,在門口,已經有一輛警車停着。我才一下車,就聽到了傑克的聲音,他在叫道:「好,救世主來了!」

 

  傑克上校在這幢樓宇最下一層的一個窗口,探頭向外望著。那窗子的窗框,還是木製的,窗子打開着。在窗口,本來裝着鐵枝,但是這時,我一眼看去,看到有一大半的鐵枝,已經被拆了開來。

 

  傑克上校在窗後,以一種挑戰的神情望着我。我一時之間,還想不透他叫我「救世主」是什麼意思,我來到窗前,向上伸出手來,上校也自窗口伸出手來,我們握了握手。傑克抓住了我的手,叫道:「上來吧!」

 

  他一面叫,一面用力向上一拉。他這一下的動作,我猝不及防,而且,他的動作,看來雖然是想將我自那個窗口中拉進去,但顯然含有極度惡作劇的成份。我被他一拉,身子向上一聳,剎那之間,極其狼狽。

 

  但還好我的反應快,立時一伸足,抵住了牆,反倒身子向下一沉,手臂一用力,道:「還是你下來吧!」

 

  傑克顯然未曾料到我會有此一着,正在他以為可以令我出醜而洋洋自得之際,我的力道,已經令得他的上半身,陡地出了窗口,而我的身子也已向下一沉,雙腳已經落了實地。

 

  到了這時候,就算他已警覺,想要掙扎,也已經來不及了。

 

  我雙腳一落地,再用力一拉,就將傑克上校整個人,自窗口之中,直拉了出來。

 

  他的身手很不錯,落地之後,居然並沒有再摔上一個元寶大翻身,可是這份狼狽相,也很夠瞧的了。陪我來的那個警官,和警車中的幾個警員,全都繃緊了臉。裝成什麼也沒有看到。

 

  傑克站穩了身子之後,臉脹得通紅,揮拳就待向我來,我忙道:「你想不想知道死者臨死之前對我說了一些什麼話?」

 

  當我急叫出這句話來之後,他的拳頭,離我的鼻尖,大約只有三公分的距離了!他拳頭來勢收住,惡狠狠瞪着我,我小心地將他的拳頭慢慢推開去,道:「上校,這是一伴謀殺案!」

 

  傑克吸了一口氣,道:「臨死的人要見你,你可以改行去當神父了! 」

 

  我這才知道他剛才一見到我,為什麼要叫我「救世主」的原因,原來李持中臨死之前要對我說話,而不是對他說, 所以惹得他心中不高興了!

 

  自然不去和他計較這些,只是道:「可惜他傷得太重,只對我說了一句話,他是從哪婺鶪U來的?其實,我應該問,他是從哪堻Q推下來的?因為他臨死之前告訴我一句話:『他們殺人』。」

 

  我一面說,一面抬頭向上望去,樓宇雖然只有四層高,但自屋頂到地面,也足有十五公尺,若是跌下來,自然可以傷重致死的了

 

  誰知道我的話才說出口,傑克上校就「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實在想不出他為什麼發笑,但是他卻一點也不是做作,而真是在十分高興地笑着,我和傑克上校認識很久了,極了解他。一看到他高興成這樣,我就知道自己一定做了一些 什麼蠢事,或是說了一些什麼蠢話

 

  可是,我却不知自己在什麼地方犯了錯誤 !在這樣的情形下,除了讓他儘量笑個夠之外,別無他法。我只是瞪着眼望定了他。

 

  傑克上校笑了許久,才指着我,道:「衛斯理,你別笑死人,好不好?」

 

  我 「嘿嘿」地乾笑了兩下,道:「很好笑!不過請你告訴我,為什麼這樣好笑?」

 

  傑克道:「你剛才說 什麼?有人謀殺李持中?如果我要謀殺一個人的話,就決不會將他自他住所的窗口之中推出來!」

 

  我陡地一愣,道:「你說什麼?」

 

  我在疾問了一聲之後,立時又道:「他——(……)他是自這個窗口跳下來的?」

 

  我一面說,一面指著剛才傑克被我用力拉出來的那個窗口。那窗口,離地只不過一公尺多一點,就算是被人推出來,也不會跌死。我一直以為李持中從很高的高處跌下來,因為我接到的通知是「有人跳樓」,「傷得很重」!再也想不到,李持中會在離地只不過一公尺的窗口跳下來!難怪我在醫院看到他的時候,他身上沒有 什麼顯著的傷痕。

 

  這樣說來,李持中的死,另有原因的了?他的臉色呈現那種可怕的青藍色,難道他也是 「心臟病猝發」而死的?剎那之間,我的心中亂到了極點,也無瑕去理會傑克一臉揶揄的神情了。

 

  傑克在大聲道:「大偵探,你說對了,他就是在這個窗口跌下來的!」

 

  我緩了一口氣,勉力鎮定心神,道:「在這樣的高度跌下來,跌不死的!」

 

  傑克「咦」地一聲,道:「原來你也明白這一點!可是你剛才還說,他是被人謀殺的,照你的推論,兇手將他從窗口推下來的,是不是?(!)

 

  我忍住了氣,道:「那是我弄錯了,可是,他仍然謀殺,我堅持這一點!他臨死之前要見我,就是為了講這句話,告訴我,有人殺人!」

 

  傑克又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發現你的腦袋,越來越退化了!讓我告訴你現場的情形 !」

 

  我悶哼了一聲,說道:「請說!」

 

  傑克這時,可以說是佔盡了上風,當他佔着上風的時候,他是不會輕易放過任何嘲笑我的機會。他道:「來,你跟我來,我指給你看,你比較容易相信,不然,像你這種人,是不會相信事實的。 」

 

  不出聲,只是隨著他向前走去,走上了大約七八級樓梯,是面對著的兩扇大門,是兩個住宅單位的大門。李持中在向左的那一個單位中,我發現這個單位的大門,被人硬撬開來

 

  傑克指著被撬開的門,道:「看到沒有,門,本來反鎖 着,我們接到報告之後,來到現場,發現了這一點 ,用了不少功夫,才將門打開來!」

 

  我冷冷地道:「一道反鎖的門,並不足以證明這件案子中沒有兇手!」傑克瞪大了眼望著我,我不等他開口,立時道:「很簡單,死者的屍體可以由窗口跌出來,兇手自然也可以跳窗逃走!」

 

  傑克迅速地眨著眼,沒有再說甚麼,我們先後走了進去,屋中一進門是一個廳堂,陳設相當簡單,很特別的是正中是一張相當大的設計桌,而且,幾乎每一角落,都放滿了各種各樣的玩具。

 

  在設計桌上,舖著一些玩具的設計圖,可知李持中不但是玩具推銷員,而且在空暇的時間,也在嘗試從事玩具的設計。

 

  我看到廳堂之中的傢俬,有點凌亂,有一疊捲在一起的設計圖,也跌到了地上,而且有過明顯地被人踐踏過的痕跡。

 

  我說道:「嗯,曾經經過打鬪!」

 

  傑克一翻眼,道:「這是最草率的說法!」

 

  我真正有點冒火,道:「那麼,請問認真的說法是甚麼?是不是有人跳過新潮舞?」

 

  傑克傲然說道:「不是,有人在突然之間,作過一些不規則的行動,例如忽然感到頭暈,曾經跌過一交,又掙扎站起來之類。」

 

  我不出聲,向前看去,廳堂有幾扇門,有的通向廚房、浴室,有的通向臥室。傑克道:「他跳出去的窗子,在臥室中!」

 

  我和他一起向臥室走去,臥室並不大,除了各種各樣的玩具之外,也幾乎沒有 什麼別的裝飾,有一張床,床就放在窗前。

 

  臥房之中,也和廳堂中的情形一樣的,有程度不是太嚴重的凌亂。

 

  我一進來,一看到那張床放的位置,就「啊」地一聲,道:「人要從窗子跳下去,一定得站上床才行!」

 

  傑克拍了兩下手,道:「了不起的發現!」

 

  我知道他是在譏諷我,我冷冷地道:「剛才你被我拉下去的時候,也是站在床上?」

 

  傑克道:「你以為我會破壞現場的證據?我是站在床頭櫃上的!」

 

  他伸手向前,指了一指,他指着的是一隻小小的床頭櫃,(我望向)床頭櫃,有一盞燈,還有一個只有十公分高的「機械人」。我一看到那個小機械人,就想到那種小機械人,一定就是李持中在拜訪陶格一家,離去時作為贈品送給陶格一家的那種小機械人,照他的敘述來說,這種小玩意曾引起陶格一家極大的恐懼!

 

 

2. 其他細節

 

浦安夫人的描繪

 

浦安夫人初出場時, 舊版中用了較多筆墨形容,以突顯她後來遇見陶格一家人的異常反應:

 

      『我在第一次遇到浦安夫婦根本不認識他們,也不知道他們的姓名。浦安先生看來將近六十歲,一頭銀髮,衣着十分得體,看來是一個事業相當成功的人,浦安夫人的年紀和她先生相若,有一股雍容的神態,一望而知,曾受過高等教育,是一個極有教養,而且比較守舊,崇尊舊道德 的那類優雅高尚的夫人

 

  我之所以著重形容浦安夫人,是有原因的。那是因為以後 所發生的事,如果是發生在一個沒有教養的夫人身上,我就只當那是長舌婦的慣常伎倆,只是置之一笑,而不會追究下去的。

 

 

衛斯理沒有懷疑浦安夫婦之死和陶格一家有關

 

浦安夫婦死後,陶格一家四人即時離開火車,舊版解釋了為何衛斯理沒有即時追查他們:

 

      『由於他們,兩大兩小,全是這樣惹人注目的人物,若是說他們之中的一個經過餐車 ,而我竟然忽略了,那是不可思議的事!

 

  我實在是絕 對沒有(絕無)理由懷疑浦安夫婦的「病發」,和陶格一家人有關!

 

  當時我想到了這一點,所以我才沒有堅持再追下去,不然,我大可攔截一輛經過的車子,去追趕他們。如果當時是這樣的話,那麼,以後的情形,就完全不同了!

 

  我在經過了一番分析之後,認為他們在這個小鎮上突然離開火車,雖然事情突兀,相當可疑,但不會和浦安夫婦的事有關,所以不再費勁去追他們,這也是很自然的事。雖然以後又因為我此際的一時決定,而生出了許多意外來,但我倒並沒有責怪自己之意。我不是超人,是無法預知後來將會發生的事情的

 

  我走回原來的道路,救傷車並沒有等我。好在這是一個小鎮,總共只有一家醫院,並不難找,我問明了醫院的所在地,就向醫院走去。』

 

 

梅耶和齊賓所屬組織介紹

 

當衛斯理初次和梅耶和齊賓見面時,新版刪去了一段他們所屬組織的介紹:

 

      『梅耶和齊賓一起點頭,而這時,心中,也疑惑之極。這兩個特務身份人物的出現,自然和陶格先生有關係的,這也是我不明白之處。(!)

 

  這兩個人所屬的那個團體,近十幾年來,做了不少驚天動地的大事,有幾個匿藏在南美洲的大戰犯,甚至已經整了容,也一樣給他們找了出來,有的還通過綁架行動,弄回以色列去受審

 

  這個團體的行動,有時得不到各地政府的公開支持,但是大多數人,却都願意同情他們,幫助他們。傑克剛才特別強調是「私人的客人」,當然也是這樣的關係,我也明白了何以傑克剛才如此緊張,因為他是利用自己的職權,在幫助這兩個人行事!

 

  然而我不明白的是,陶格先生看來至多不過三十出頭,這樣年紀的人,和納粹戰犯 ,無論如何扯不上任何關係! 』

 

 

齊賓死時的情形

 

衛斯理和達寶於雪地上看到梅耶和齊賓的屍體,發現齊賓在冰塊上劃下了「他們殺人」,然後,兩人討論梅耶和齊賓被殺的經過。在舊版中,提及衛斯理推斷梅耶和齊賓被拋下來的時候已經死了,恍如不記得齊賓 能跌在冰塊上,仍能留下遺言:

 

      『我站直了身子,用力在冰上踏了幾下,道:「由於他們落在這樣堅硬的冰塊上,我估計如果是死人,不會超過兩公尺。而且我也料定他們被拋下來的時候已經死了,因為他們伏屍的附近,一點曾經移動過的痕跡都沒有。

 

  達寶一面聽我說話,一面點著頭,然後,我們兩人互望著,誰也不開口。 』

 

 

天文學和氣象學

 

衛斯理被藏在雪地下的陶格夫婦救起,聽見陶格先生提及大風雪會在七小時後停頓, 在舊版中,衛斯理想到和天文學有關:

 

      『我幾乎已要脫口而出,問他怎麼會知道在冰原上突然而起的暴風會在何時停歇,但是我剛才說過,不再問他們更多的事,所以我忍住了,沒有說出來。

 

  反正,我早已知道,陶格是一個具有多方面超卓才能的人。或許他在天文學(氣象學)上,也有着過人的知識,那就不足為奇了。 』

 

 

衛斯理被小機械人俘虜時的想法

 

衛斯理在雪地上赤身露體,被小機械人發出的光團圍住,運往未來世界時,舊版中 就衛斯理當時的想法有較多描述:

 

      單是這樣的情景,還不足以使我在第一眼看到自己之際,以為身在噩夢之中,更令我全身僵硬的是,在迅速「飛
行」着的我,
全然一絲不掛,赤身露體!

 

  這真是荒誕到了極點的事!

 

  在格陵蘭冰原上,誰和人開這樣的玩笑,那簡直就是謀殺!

 

  誰能忍受這樣的嚴寒?是誰將我全身的衣物全都取走的?我根本無暇去想,我看清楚了自己的情形,而且肯定了那不是夢之後,立即想到了梅耶和齊賓兩人來。他們兩人,也是赤身露體死在冰原上

 

  我立時又想到:我要死了!我一定要死了!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仍然在迅速地前進,全身的刺痛寒冷地感覺,也越來越甚。這時候,我的思緒亂到了極點,根本對任何事都無法想,可是我却也還想到了一點,不論我的身體多麼壯健,我決不可能沒有任何禦寒的衣物而在這樣的氣溫中支持超過三分鐘。

 

  但是如今,雖然我全身刺痛,皮膚欲裂,對於我自己還好好生存着這一點,却並沒有疑問!

 

  這使我想到,包圍在我身邊的那種柔和的黃色光芒,可能有一定保溫作用,使得我和嚴寒的空氣隔絕,暫時可以支持下去

 

  本來,我以為死亡已(命)在頃刻,所以腦中一片空白,這時一想到了這一點,我略為定下神來。第一樁要弄清楚的事,是我何以會這樣的姿勢,平平地迎著風力強大的冰原烈風向前飛行。

 

  我試圖移動我的手、足,但是在所不能,手、足好像全被 什麼束住了一樣,連頭也不能轉動。我看不出有什麼東西在束縛著我,只好假設,那團長方形,籠罩 着我的光芒,是一團實質,而我就被嵌在這團實質之中(當中),情形和昆蟲被嵌在松脂之中一樣。

 

  不過,我至少可以睜開眼來,這時,我已完全可以肯定自己生命暫時沒有問題,心情鎮定了許多,也可以看到了第一眼、第二眼所看不到的東西。

 

  我看到在包裹著我的那團光芒的一頭一尾,另外各有一股光束,斜伸向上,在那兩股約有一公尺長短的光束盡頭,聯絡着兩個小小的黑點。

 

  由於烈風吹著積雪,成團的積雪飛舞,所以一開始之際,我看不清楚那兩個黑點是甚麼東西。但當我用心注視之際終於看清楚了!

 

  那不是甚麼黑點!而是兩個約有二十公分高的小機器人!

 

  那種小機器人的形狀,和唐娜在冰上畫出來給我看的,極其相似!我同時也看清,光束自他們的一隻手上射出來,包圍我的光芒,也由光束化開來而形成,那兩個小機器人,正放出一團光芒,將一絲不掛的我包圍著,帶着我在迅速向前飛!

 

  我一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立時又閉上了眼睛,心中在大聲叫着:老天!

 

  那種小機器人!

 

 

衛斯理被困在「箱子」時的想法

 

衛斯理被小機械人俘虜後,三度失去知覺,再醒來後,發現在一個像棺材的金屬箱子內,舊版中就衛斯理當時的想法有較多描述:

 

      一想到這一點,我膽子再大,也忍不住呼吸急促起來。但是我立時又知道,至少暫時,我呼吸(生命)不成問題。在體積這樣小的箱子中,應該呼吸不暢順之感,但這時,我吸進的,分明是極其純淨的空氣,當我大口大口呼吸着箱子中的空氣之際,甚至一種身心十分舒暢之感。

 

  我在一發覺自己處身在箱子中之際,心中感到害怕,所以只是想撑開一個空隙,好令我離開這個箱子。在經過了十餘分鐘的掙扎之後,我已經知道生命暫時沒有問題,就漸漸冷靜了下來。

 

  我嘗試叫了兩聲,沒有反應,明知掙扎沒有用處,我也躺著不再動,以節省體力。

 

  但無論怎樣,我的肚子開始飢餓,口開始渴,而且我全然不知道自己置身何處,結果會如何,這令人極其焦慮的事

 

  我躺了大約有半小時之久,實在想不出脫身的辦法來,看來除了靜以待變之外,全然沒有任何行動。可以解脫困境了!

 

  在靜待了半小時之後,我聽到了一陣聲響,箱子的漸漸向外移,箱子的我的頭部向腳部移開去,所以,當箱藝移開了一半之後,我已經可以從那箱子中,直起來。

 

  一坐起來,箱子外面的情形,自然看得清清楚楚,我在坐起來之際,心想一定仍然在冰原上,離開了箱子,可能會受不住寒冷的侵襲,所以自然而然,將身上的毯子裹得緊了一些。

 

  可是當我一坐起身,看清楚了四周圍的環境之後,我不禁怔呆了。

 

  根本不在冰原上了!

 

 

人類末日的人數

 

當A型老人向衛斯理講述人類末日的景況,在舊版中,提到當時人數是60億,新版則改為90億:

 

      『老人嘆了一聲,伸手在臉上撫摸了一下,說道:「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是在一些零零星星的資料之中獲悉的,那時,人是世界的主宰,有很多很多人,大約是六十億左右,是不是?九十億左右。)

 

  我呆了一呆,老人提到人的數字是六十億九十億),那當然不是我生存的年代,我的年代,人口是四十億左右,以我那年代的人口增長率而論,大約再過(三十年)一百多年),人口就會增加到六十億九十億)

 

《玩具》寫於1979年,人口約40多億,只需20年,世界人口已達到60億,較倪匡當年估計快了10年。

 

而根據聯合國人口基金於2010年發表的預測, 人口於2050年達91.5億,亦較新版的預算快了30多年。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