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仙》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2年3月26日)

神仙》新舊版的差異主要是在舊版中, 對東德特務的孿生美女有較多著墨。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孿生女特務

 

衛斯理識破自己仍在地球後,和孿生特務女談天。在舊版中,衛斯理為了應付她們的美人計,堅稱自己先天有缺陷:

 

  『左邊的那個又道:「本來,下一步也是輪到我們出場,表演異星人有在半秒鐘之內複製一個人的能力。」

 

  我由衷地道:「真可惜!如果第一步就由你們出場,我可能已經相信了。你們兩人真像,一點分別也沒有。

 

  右邊的那個笑得十分動人:「我們連身上也是一樣的,你要不要看一看?」

 

  我笑道:「不必了,我有點毛病,不好意思講出口的,還是別看的好。」

 

  那兩個 美女也被我逗得笑了起來。我心中在想:這堥s竟是什麼地方?我的敵人是甚麼人?看來絕不會是普通的勢力。

 

  他們可以布置一間房間,使處身其間的人,十足以為自己是在一艘太空船中。又可以找到這樣一對出色的美女來替他們服務。這樣美麗的女郎,如果投身表演界,只怕會比波絲小姫更加吃香。而且從她們的言語聽來,這兩個女郎,是「美人計」的材料。

 

  我想着,但是得不出結論來,那兩個女郎互望了一眼,左邊那個道:「我們曾表演過多次,沒有人可以抗拒我們誘惑的。」

 

  我知道她口中所謂「表演」是什麼意思,我連忙裝出一副十分誠懇的樣子,道:「我剛才所說的病,也是真的,那是先天性的。」

 

  右邊那個抿着嘴道,道:「可是,你有一個十分美麗的妻子。我們知道。」

 

  我苦笑道:「東方女性和西方女性不同,當她們知道丈夫有缺陷的時候,就容忍着,不會講出來。」

 

  我這時候,唯有竭力強調自己的「缺陷」,要不然,這樣動人的兩個女郎,如果「表演」起來,那實在是叫人無法抗拒的。

 

  兩個女郎現出信將疑的神情來,我忙道(我又道):「相信你們成功過很多次,不必再試了,你們最近的成功例子是——」』

 

 

當胡士中校表示要扣留衛斯理時,舊版提及衛斯理衛斯理扮作對孿生美女有興趣:

 

      『胡士站了起來:「在這堙A你會得到最好的待遇,包括羅氏姊妹在內,可是如果你嘗試逃走,我可以告訴你,(你逃走)成功的機會只有億分之一,不值得試。」

 

  我聳了聳肩,裝出一副十分有興趣的樣子來:「羅氏姊姊?就是那一對雙生的美人兒?」

 

  胡士「哈哈」地笑了起來,我道:「這堿搢茪擗l會很沉悶,請她們來吧。」

 

  胡士的笑聲更響,聽來有一種恐怖感,來到了門口,我注意到他的手伸向胸口,按了一下,多半是按動了什麼控制器,通知外面開門。』』

 

 

當衛斯理再次和孿生女特務見面時,曾她們感動:

 

      『秦始皇找不到的方法,科學家找不到的方法,賈玉珍是怎麼找到的呢?

 

  我越想越是紊亂,以致門打開,那一雙美麗的金髮女郎走了進來,我也未 曽覺察,直到她們向我打招呼,我才抬起頭來。

 

  兩個人已換了裝束,看來更動人,一頭淡金色的頭髮,一個向左梳,一個向右梳。當我向她們望去的時候,她們佻皮地笑着,各自指著自己的頭髮,一個道:「我叫左。」另一個道:「我叫右。」

 

  我笑了起來道:「這太難分了吧?」

 

  兩人齊聲道:「這是唯一的辦法了,不然,連我們自己也分不出來。」

 

  我要她們前來,是有目的的,目的是想她們幫我離開這堙C

 

  但是,我注意到,房間的每一個角落,都有偷窺裝置,我站起身,推開一扇門,堶惇O一間十分精緻豪華的臥室,但一樣有偷窺裝置。

 

  我對着一個電視錄像管,大聲道:「這太過分了吧?」

 

  當我走進臥室之際,她們也跟了進來,一邊一個,緊靠著我,我覺得腰眼有東西在點我,而她們在不斷地嬌笑着,很快,我就覺出,那是「左」在用手指碰我的腰,而且,有時快,有時慢,她是在用一種很普通的電報密碼在對我說話。

 

  我不禁笑了起來,看來這對雙生女,不但美麗,而且極聰明,我索性和她們一起,在一張長沙發上,坐了下來。她們兩人心意可能有某種程度相通,因為當「左」停止時,「右」就繼繪着。

 

  這樣的交換意見方式,當然慢一點,但是却十分有效,我立刻明白了他們的意思:「我們厭倦了,一起離開這襄。」

 

  我只反問了一個字:「如何?」

 

  她們的問答是 :「聽從我們的」我點了點頭,心中也想不出她們兩人有什麼方法可以帶我逃出去。在接下來的時間中,我要招架她們對我的調笑,可是又不能做得太露骨。我只好道:「乖乖躺著,我要睡覺了,疲倦得要死。」我躺 了下來,她們躺在我的旁邊,我相信熄不熄燈,都對監視不起作用,索性真的控制著呼吸,使自己漸漸進入睡眠狀態之中。

 

  她們還不斷用同樣的方法,在和我「講話」,我不禁皺起了盾,因為她們告訴我的逃走辦法,並不是十分好。她們的計劃是,偷帶金色的假髮和女裝衣服進來,要我扮成她們中的一個,混出去。

 

  只要能出了這幢建築物 —— 那是東德特務機構的總部,她們就相信我一定有能力,可以逃到西柏林去,一到西柏林,當然就自由了。

 

  這算是什麼逃亡的辦法?就算我能夠逃出去,她們兩人怎麼辦?至少,其中要有一個走不了,所以我簡單地回答她們,放棄這個辦法。

 

  她們用十分訝異的眼光望着我,我嘆了一聲,又告訴她們:「除非有一個可以令我們三人一起安全離闋的方法,不然,我寧 願在這堙A走一步看一步。」

 

  那兩個女郎突然出現一種 十分怪異的神情來,看起來像是心情十分激動,忍住了哭一樣。

 

  當時,我自然莫名其妙,不知道她們這樣是為了什麼,一直到後來,才知道究竟。

 

  由於後來,這兩個女郎在整個故事之中,並不重要,所以先把有關她們的事,作一個交代也好。這兩個女郎是從小就受特務訓練的,她們所謂要帶我逃走,純粹是鬼話,目的還是想先求得了我對她們的信任,然後再在我的口中套出真話來。

 

  可是我當時却信以為真,而且拒絕了她們提出的一個可以令我安全,而必然要令她們之中一個失陷的計劃。這對她們來說,是不可思議的事,她們絕想不到世上還有為了她們的安全這回事,這是她們第一次有這樣的經歷,她們久被淹沒的人性開始泛濫,所以才激動得想哭!

 

  當時,她們沒有再說什麼,離開了裁,走了出去,我聽到她們離開時開門關門的聲音,也懶得起來看,繼續努力使自己睡過去(乾脆努力使自己睡着)

 

  這一覺,倒睡得十分暢美。 』

 

 

2. 其他細節

 

漢玉的數目

 

魯爾寄信給衛斯理,查詢他手上漢玉的價值。舊版提及只得一件,新版改為兩作,以符合以後的敍述

 

      可是魯爾的來信,卻一點也沒有趣。

 

  信很簡單,不妨全文引在下面:

 

  「衛斯理先生,我的上代,曾到過中國,帶回了一件(兩件)中國東西,我是一個普通的農夫,完全不了解中國,請你告訴我這是什麼,是不是有價值。魯爾。」

 

 

衛斯理的長生祿位

 

衛斯理將三百萬美金的支票交給他朋友的親戚,對方向他講述屏風的由來,並表示非常感謝

 

      『我朋友搖著頭:「真不可思議,青城山堣ㄙ齒釵h少道觀,來自一個小道觀中的東西,居然也有人知道它的來歷,這個人真不簡單。」

 

  我也有同或,當我的朋友帶著他的親戚離去之際,他的親戚還在不住口的道謝,甚至提出要在他的家中供我一個長生祿位的建議,令我又好氣,又好笑,嚴詞拒絕,把他們送走了。

 

  送走了他們之後,我以為這件事,已經完全告一段落了。 』

 

 

衛斯理的習慣

 

賈玉珍買了屏風的一年後:

 

  『從魯爾的信開始,到介紹出賈玉珍這個人來,已經相當複雜的經過了事實上,我還是將事件盡量簡化了的,譬如說介紹賈玉珍這個人,如果把他一生和各種各樣古董打交道,和古董交易有關人等打交道的記述出來,恐怕就 是一本厚書了。那些事,大都相當有趣,但與這件事無關,所以也不提了。

 

  我收了那個住在東德的農人魯爾的來信之後,兒戲似地回了信,就隨便把魯爾的信和他隨信寄來的照片,放在桌上。

 

  我有隨便亂放東西的習慣,老大的一張書桌上,雜亂不堪,白素和老蔡都知道我這個脾氣,從來也不代我整理,而我自己整理起來,說不定三個月一次,一年一次,要看我的高興。

 

 

衛斯理不怕對方殺死他的原因

 

賈玉珍從衛斯理處知悉魯爾的下落後,前往東德。十多天後,衛斯理被偷襲

 

      『我怔了一怔,看到駕駛盤上,放着一架小型的錄音機,聲音正是由那架錄音機發出來我一開車門,錄音機就發出聲音來,那自然是無線電遙控的結果。我可以肯定的是:我的行動,已被人從有利的地點在監視着。

 

  我只怔呆了不到半秒鍾,根本不從錄音機中發出的警告,伸手,就將錄音機取了過來,頭也不回,將之拋了開去 。

 

  同時,我也進了車子,去發動車子,當作完全是沒有這回事一樣

 

  我之所以全然不理會警告,並不是我不相信有人要對我不利,相反,我立即感到,我是處在極其不利的境地之中。但是有一點,我却可以肯定的是,對方不論是什麼人,不誰想對我如何不利,至少,他們暫時決沒有想殺死我的意圖。

 

  這是十分容易知道的,如果對方想把我弄死,那麼,只要在車子堜韙@枚無線電遙控的炸彈,我一開車門,炸彈一炸,在毫無提防的情形下,我早已一命嗚呼了。

 

   正因為對方不放炸彈,只放錄音機,所以,我可以完倒不理會警告,反正他們不會殺我,我還怕什麼?

 

  當我發動車子之際,心念電轉,一時之間,實在想不出有什麼人要用這種方法對付我,看來要對付我的他,不是普通人,具有恐怖活動的職業水準。

 

  我的這項估計,在幾秒鐘之內,就得到了證實,我才發動車子,向前駛了不到三公尺,車身陡地震動了起來,我聽到了幾下輕微的爆炸聲,自車身下傳了出來,整輛車子就無法再前駛了。

 

  那幾下聲響,毫無疑問,有人不知道用什麼武器,射穿了我車子的四隻輪子。

 

  近年來,我的冒險生活偏重在神秘事件的探索方面,暴力行動發生得極少,所以本來我一直在身邊㩗帶着的一些小巧的防身武器,也已久棄置不用,這時,我倒真有點後悔,不應該鬆懈下來的。

 

  車子停下之後,我十分鎮定地坐在車中,等候對方進一步的行動。我相信對方如果要在黑暗中監視我,一定配備有紅外線望遠鏡,我絕不能讓對方看到有驚惶的神色。 』

 

 

提及盜墓

 

白素和黃堂和討論衛斯理被綁劫,白素表示想綁架衛斯理的,地球人和外星人皆有可能

 

      『黃堂皺著眉,他和我,和白素,曾經打過交道,雖然聽來刺耳,但也立時可以知道 ,白素所說的是實情。他只好無可奈何地說道:「不過看起來,綁架者使用的,是地球上最先進的武器,不像是外星人。」

 

  白素道:「也不是普通的地球人,是不是?」

 

  黃堂點了點頭:「不是,和上次單思被殺 …… 對方使用的武器差不多!」

 

  白素雖然鎮定,但也不禁震動了一下。

 

  業餘盜墓人單思被殺,當時殺人者是誰,百思不得其解,祇知道殺人者所使用的武器,先進之極。但是後來,已經知道單思是死在某國太空總署一連串的殺人減口的計劃之下的。

 

  (單思這個業餘盜墓專家,以及和他有關的事 ,我都記在「盜墓」這個故事之中了)

 

  白素當時想到的是:這件事已 經告一段落了,絕不可舊事重提。而且,「盜墓」這件事,是她和我一起參加的,如果餘波未了,再發作,對方要對付的,不單是我一個人,也一定會對付她的。

 

  所以她知道,這次綁架我的,是另一方面的人,和「盜墓」事件中那方面的人無關。她皺着眉,道:「黃先生,你的意思是,對方所使用的武器,不是民間所有的?」

 

  黃堂苦笑了一下:「是,而且我可以肯定,對方行事有組織,久經訓練。」』

 

 

麻醉後的感覺

 

衛斯理中了麻醉劑後醒來:

 

      『事實上,不但白素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被人擄走,連我自己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

 

  再有知覺時 ,口渴得極其難受 —— 我實在再不想再去形容這種感覺,熟知我的人都知道,像這種做人「俘虜」的經驗,我已經有過不知多少次,或是中了麻醉劑,或是捱了悶棍,醒過來的時候,感覺總是很難受的。

 

  在我記述的各項故事之中,有的時候,有這樣的事發生,我甚至故意避免 ,歪曲一下事實,因為這一類的經過,十分無趣,而且「老土」得很,看多了誰都會討厭。可是在這件事中,却避無可避,因為我若不被人「捉」了去,根本絕不會到那個地方,見那些人,發生那些事的,所 以,就是非記不可,但我盡量把它簡化,提過就算了。

 

  我又有了知覺之後,立刻就知道,自己是中了強力的麻醉劑而失去了知覺的,我第一件要肯定的是我的活動能力如何。我試著伸了伸手指,手指還可以活動,祇不過在活動之際,有一種刺麻的感覺 ,像是睡覺時把手壓在身下壓了太久一樣。』

 

 

地球和月亮的距離

 

衛斯理被綁架後,在房間中的窗子看出去,見到地球和月亮:

 

      『這真是使我駭異絕倫,比醒過來之後 ,發覺自己是在棺材之中,還要驚人。(:)在 什麼地方?竟然可以看到整個地球和月球! )

 

  地球和月亮之間的距離是三十八萬公里(三百八十萬公里),這是一個十分簡單的幾何算式,兩者之間相距三十八萬公里(三百八十萬公里),我要能同時看到這兩個物體,必須…… 』

 

 

衛斯理鄙視特務機構

 

衛斯理從孿生女口中得知他是落在東德特務手上

 

      『從普列維教授變節一事來看,這兩個女郎,無疑隸厲於東德特務機構的了東德的特務機構,利用了她們的美色,來引誘西 方的重要人物。

 

  可是為什麼要對付我呢?我和東德特務機構,半絲關係也扯不上我從來少和各國的特務機構打交道。因為我感到任何特務機構,都是人性卑劣 一面的大集中,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使用任何卑劣的手段,而且,再卑劣的行為,都可以冠以「愛國」之類動聽的帽子。

 

  我十分鄙視一切特務機構,可是如今却偏偏落入了全世界最強、最卑劣的一個特務系統之中。誰都知道,東德的特務系統,是和蘇聯掛 鈎,甚至接受蘇聯特務機構的指揮的。

 

  何以他們認為我掌握了「抗衰老素」的秘密?我想了片刻,知道事情一定和賈玉珍有關。這其間,有一條線可以串起來。東德的一個農民魯爾, 寫了一封信給我 —— 魯爾有賈玉珍要的東西 —— 賈玉珍到東德來活動 —— 我被東德的特務綁架。』

 

 

衛斯理的堅持

 

胡士中校想和衛斯理合作,先道出事情的來龍去脈,並介紹蘇聯國家安全局的一個領導人托甸:

 

      『托甸的雙眼十分有神,像是鷹隼一樣,一直緊盯著我,像是想在我的身上,盯出甚麼秘密來。但我根本沒有什麼秘密,所以他那種兇狠的眼光,在我看來,反倒近乎有點滑稽。

 

  胡士中校彈著煙灰:「事情從頭開始,有許久不喜歡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家叛徒 ——」

 

  他才講了一句,我就揮着手,打斷了他的話頭:「不,不,不喜歡你們極權統治的人。」

 

  胡士皺了皺眉:「我們不是在開外交會議,不必在名詞上多花時間。」

 

  我伸直雙腿:「我堅持。」

 

  胡士沉默了片刻,道:「好,有這樣的人,所以我們在東西柏林之間,築了一道圍牆。」

 

  我喃喃地道:「這道圍牆,是人類之恥。」

 

  胡士根本不理會我在說 什麼,只是繼續道:「每天都有不少人想越過這道圍牆,成功的人不多,有的被守衛當場打死,有的被捕,被捕的人佔大多數,這是每天都在發生着的事

 

  我感到我的諷刺再尖銳,對這個東德特務,似乎也起不了作用,所以也懶得說完。

 

  胡士續道:「有一天,捕回來的人中,有一個人叫魯爾,原籍是伏伯克 —— 那是一個小地方,他是那地方的農夫。」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中的驚訝,真是難以形容!),忍不住要大聲叫了出來。可是我知道事情的發展,一定還有十分詭異之處,所以我裝着一點興趣也沒有,像是根本從來未曾聽說過世上有魯爾這個人一樣。

 

 

提及邵逸夫?

 

胡士中校向衛斯理講述他曾嘗試用藥物對付賈玉珍,希望他講出抗衰老素的秘密,但賈玉珍用練氣功的方法成功抗拒。舊版中描述氣功時,提及一位電影巨頭

 

      『這樣的一個周轉,在氣功上,稱為一個「小周天」。我在這堙A簡單地介紹了一下氣功的基本法則,是想說明一點:氣功、吐納,並不是武俠小說中幻想的事,而是實有其事的一種鍛鍊方法,而且,確實有強身益體,却病治療的功效。

 

  亞洲一位著名的電影鉅頭,就連年來勤練氣功,七十以上的高齡,步履輕盈,一點老態也沒有,健康狀況得到了極佳的保持。

 

  當然,各門各戶的氣功方法極多,這時我所想到的只是:賈玉珍一定是在練氣功。 』

 

 

胡士中校善於察言觀色

 

當胡士中校帶衛斯理見魯爾時

 

      『我們一直向中央部分的玻璃房間走着,來到中央部分之後,可以看到有四座升降機,門都關着,胡士舉手,向玻璃房間中那幾個人作了一下手勢,其中一架升降機的門打

 

  升降機也是自由控制的,我相信那玻璃,一定是可以防止槍彈攻擊的強化玻璃,那是一個堅強無比的透明堡壘。

 

  胡士和我進了升降 機,升降機相當大,只有我和他兩個人。

 

  我心中只想了一想:在這堙A倒是可以動手把他制服的。可能是我這樣想的時候,掩飾的功夫不到家,給善於察言觀色的胡士看了出來,他立時裝出一副懶洋洋我神氣來,說道:「怎樣?想試一試?」

 

  我心中暗罵了兩 句,却像是聽不懂他的話一樣:「試什麼?」

 

  胡士悶哼了一聲,沒有再說什麼。那升降機甚至沒有身在幾樓,和到達了哪一層的指示燈號,只是當停下,門打開之際門外有着足可以擊退一連新頴裝備部隊的武裝守衞在

 

一輛車子,已經停在電梯口,胡士向我作了一個手勢,請我上車。』

 

 

衛斯理嘲諷胡士中校

 

胡士中校偷聽衛斯理和魯爾的談話,但衛斯理早已估到,讓胡士中校以為魯爾找他,只是想代售古董

 

      『胡士十分狡猾地笑了一下,從他那自滿狡猾的笑容之中,我知道他已經上了當。人最容易上當的時候,就是他自以為騙過了別人之際。我十分惱怒地望定了他,胡士忍不住笑了起來:「對付你,總得要有點特殊的方法才行。那(兩件)玉器很值錢嗎?老實告訴我,我們有辦法把它(們)找出來。」

 

  我悶哼一聲:「或許早已在垃圾焚化爐中燒成了灰。」

 

  胡 士哈哈大笑:「你以為我國人民那麼會拋棄垃圾?馬路上的一隻破瓶子,也會有人揀起來看看,是不是還可以利用。」

 

  我大力拍手:「這是我聽過的對貴國人在生活情況的最佳形容。」

 

  胡士居然紅了紅臉,道:「別扯開話題,回答我的問題。」

 

  我嘆了一聲:「豈止是值錢,簡直是中國的國寶。那是中國第一個有歷史記載的領袖,軒轅黃帝時代的製品,是他用來號令天下各族的信符,是中國流傳下來的玉器之中 ,最有價值的一件。」』

 

 

胡士不逃離東德的結果

 

胡士協助衛斯理和賈玉珍離開特務基地後,獨自離去:

 

      『胡士放我們走,真是常情(幸運)之極,要不然,我實在沒有法子逃出那幢防守如此嚴密的建築物

 

  事後,我才知道胡士臨走時所說「我給你們逼得走投無路(害得無路可走)」這句話的意思。胡士可以說相當可憐,他的上司和蘇聯國家安全局,一點也不接受賈玉珍是為了搜購古董的解釋。而他用盡了方法,也找不到那兩件玉器。

 

  蘇聯的情報機構,堅決相信賈玉珍和我兩個人和發明抗衰老素有關,把我們當作超級科學家,限令胡士在最短期限內,在我們的口中,套出這個人類史上最偉大發明的秘密

 

  胡士明知道自己做不到這一點也知道做不到的後果是他有可能變為東柏林的一名交通警察!那還是最樂觀的估計,更大的可能是,他這個人永遠消失,因為他知道了 這樣的一個「大秘密」,而又不能在這個大秘密上作任何突破所以,胡士真是無路可走了,能令得他狠起心腸來,殺了同事,放我們離去的,實在是那種可怖的特務制度。(!)

 

 

衛斯理面對賈玉珍感到下風

 

衛斯理在東德找到魯爾祖先傳下的兩片玉簡,賈玉珍伷出手搶,衛斯理只好以砸碎它們來威脅賈玉珍,賈玉珍不敢再嘗試:

 

      『賈玉珍雖然在古董市場上叱吒風雲,但是他顯然沒有和人直接鬥爭的經驗。老實說,我說出要毀壞那兩塊玉這種話,已然洩氣之至的了,若不是有幾分怯意,我怎會這樣說? 要是他完全不賣賬,再度進逼,我真有點不知如何應付才好。

 

  可是,由於他太關心那兩塊玉了,所以他沒有再堅持下去。

 

  看起來,好像是我佔了上風,但是我自己心埵頃ヾA佔上風的並不是我,何以面對着賈玉珍,我會有處於下風之感呢?這真是怪不可言,難道在我心中,認為賈玉珍的武術造詣,在我之上?

 

  這是不可能的,我立時那樣想,但是我同時,也立即在心中嘆了一聲:是的,賈玉珍的氣功,已經練到了這種地步,剛才他若無其事地承受了我 的一下重擊,他自己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真要動起手來,他可能笨手笨腳,不知道如何應付攻擊,但是他要是死纏爛打起來,我也真不知如何應付他才好。

 

  賈玉珍自己可能不知道,他在氣功方面的造詣,已到了極高的地步。而我如今所要做的,就是不讓他知道這一點。所以,他一後退,從桌上躍了下來,說道:「我們早就有過協議,我找到了這兩塊玉器,你就要告訴我我想知道的事。」』

 

 

玉真秘笈上下冊

 

衛斯理以兩片玉簡作條件,要賈玉珍講出他的奇遇。舊版中,賈玉珍提及他已找到玉真秘笈的下冊,新版則改為已找到上冊 :

 

      『賈玉珍像是下定了最大的決心,道:「好,在屏風內藏著的玉真秘籙秘笈 ),只是下冊上冊), 上面記載着,要上冊下冊),必須有那兩片玉簡,根據上面的指示,去尋找。」

 

  我吃了一驚:「你……只照下冊的指示來練習,已經有這樣的成績,要是有了上冊(下冊) —— 」

 

  賈玉珍道:「下冊上冊)記載的,只不過是練氣、強身、不老的方法,多半還是靠九枚仙丹的力量,使得服了仙丹的人,脫胎換骨。」

 

  我已經知道,聽賈玉珍的話,要用另外一種語法 —— 現代的語法來演繹一下,才比較容易接受。剛才賈玉珍的那番話,意思就是說:「那本秘籙下冊秘笈上冊)所記載的,是一種特殊的健身方法,這種方法,依靠著某種藥物的幫助,能使人體組織發生變化,使衰老的細胞,產生新的活力,從而使整個人都變得年輕,活力充沛。」

 

  這其實已經是生命上的奇蹟

 

  下冊上冊)「不過如此而已」,那麼上冊下冊)能使人怎樣呢?真能上天入地,來去自如,與天地日月同壽嗎?

 

  我問:「如果你有了上冊(下冊),會怎麼樣?」

 

  賈玉珍道:「當然……當然可以修煉成……神仙。」 』

 

 

對偈語的想法

 

賈玉珍求衛期理陪他到青城山尋找仙籙,衛斯理要他做身體檢查作條件。當衛斯理預備向負責檢查的人講解時,賈玉珍很緊張。舊版中,提到衛斯理對偈語的看法。:

 

      我吸了一口氣,道:「那就好,詳細的情形,我會對所有人說。」賈玉珍聽得我那樣講 ,神情更是緊張,拉著我的衣袖不肯放,我又安慰了他幾句,然後我有點卑鄙的警告他 :「你不要想玩什麼花樣,不然,我不跟你到青城山去。」

 

  賈玉珍哭喪着臉,不敢再說什麼。他的心態,我真是不明白,什麼仙籙的的上卷,我一點概念也沒有,可是他却根據了幾句「偈語」,以為一定可以着落在我的身上,得到仙籙的 下落。

 

  所謂「偈語」是什麼呢?是一種預言嗎?誰又有能力可以對將來的事作預言?還是「神仙」真的有洞悉未來的能力?

 

  我當然不會把我想的告訴賈玉珍,事實上,發生在賈玉珍身上的變化,種種怪異的事,早已把我的好奇心引發到了極點,就算賈玉珍不答應我的任何條件,我也要不顧一切去尋根究底的。賈玉珍太焦急想得到那仙籙的上冊,所以他才會答應了我的條件。

 

  一干人等上了車,直駛醫院,我約來的幾個專家全迎了上來,每一個人的目光,都不斷在賈玉珍的身上打轉,看得賈玉珍大是不安。」

 

 

最徬徨的時候

 

賈玉珍進入了石門後,石門變回硬,只剩下衛斯理在門外,敲門也沒有反應。舊版中,衛斯理提及從未試過這麼徬徨

 

      我足足反覆地敲了十來遍,然後,把耳朵緊貼在石門之上,希望可以聽到有什麼聲響自石門後傳出

 

  但是我却甚麼聲音也聽不到。我真是無法可想了。在我的一生之中,我遇到過許多怪事,可是再也沒有比這時心情更徬徨的了,我真不知該如何做才好。

 

  從賈玉珍買了那扇屏風開始,一切的事,全是極度莫名其妙的,到如今,賈玉珍究竟到哪堨h了?和賈玉珍開始來到的時候一樣,希望把石門弄開來,可是却徒勞無功。

 

 

衛斯理吃仙菓

 

賈玉珍進入石門後,石門的質地由軟變回硬,衛斯理在石門外等待。在舊版中,提及他吃賈玉珍教他採集的「仙菓」:

 

      『這時候,我反而不覺得疲倦了,因為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實在太過奇異。我先採集了一些果)子和草根,那倒是這幾天之中賈玉珍教我的,什麼可口,什麼苦澀,然後我到小溪邊,就著溪水,吃那些仙菓山果)。 』

 

 

提及《盜墓》、《天外金球》及《風水》

 

斯理計劃用炸藥破壞仙門時:

 

      『當我決定了要這樣做的時候,我有一種頑童即將把一個惡作劇付諸實現的忻喜。雖然只是一個人,我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那些猴子跟着發出怪聲)。

 

  我知道,如果白素在,她一定會竭力反對我這樣做,別說白素了,我的朋友之中,誰會同意我這樣做呢?想來想去,只有單思一個,一定會有興趣的,他是盜墓專家,對於打開這樣神秘的一扇玉門,不但是他的興趣所在,而且是他的專長。可是,可惜的是,單思却已死在某些政治家愚昧的保守觀念之下,一想起這件事,我就又是難過,又是憤怒。

 

  單思既然死了,我找不到人來幫忙,而且我也準備離開太遠,在進入山區的時候,我留意到在山腳下有一個小兵營,在那堙A我足可以得到我需要的炸藥。

 

  和這個 軍隊「打交道」,不是第一次了,在「天外星球」的故事中,在「風水」的故事中,都曾接觸過,我知道那決不困難。

 

  而事實上,我的估計一點不錯,經過甚至是甚為 )單調乏味,所以不準備把它寫出來了,就算寫出來的話,也不過是一個乏味的八流游擊戰的故事,如果不是無法把它運到那個小山坳的話,我甚至可以把幾門小口徑的野戰炮也弄走。而選擇的是六個手榴彈,和六條烈性炸藥。手榴彈的威力或者不怎麼樣, 但是那六條烈性炸藥,足可以剷平一座小山頭。 』

 

 

空間轉移時不存在時間

 

當賈玉珍向衛斯理轉述老神仙解釋他們和凡人的最大分別是突破空間和時間的限制時

 

      『我迅速地轉着念,對於他所說的一切,一時之間,我還不能完全消化,但是却多少已有了一點概念,我忙道:「再說,再說。」

 
  賈玉珍道:「神仙有能力瞬息千里,那只是
凡人的想法,實際上,在空間轉移之中根本不存在時間,神仙也有能力在時間之中旅行。」』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

web site analy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