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船》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2年3月8日)

沉船》新舊版的差異不大,主要是一些細節有不同,在下文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提及上一篇故事《規律》

 

舊版在故事一開始,提及衛斯理在上一個故事因醉酒而爽約

 

      上一篇故事結束之時,我曾提及,我和一個紐西蘭籍的船長,約在 一家酒吧中相會的那件事。我其實並不認識這位名叫摩亞的船長,只是一個朋友,間接和我約定的我有一個朋友,間接和我約了一個約會,那位朋友說,這位有一位摩亞船長,有一些事,要和我商量。

 

  結果,那一次,在酒吧中,我喝得酩酊大醉,並未能和摩亞船長在約定的日子 會面,我和摩亞船長見面,是在     第一次約會的兩天之後,在另一家酒吧之中。

 

衛斯理一見面,就向摩亞船長道歉:

 

   『他點了點頭,和我熱情地握著手,道:「是,終於能和你見面,我真高興,我母親是毛里族土人,我最拿手的本領,其實是划土製的獨木舟!」

 

  我給他的話逗得笑了起來,我立即喜歡他,因為他是一個十分隨和,一點也沒有架子的人,我和他一起坐了下來,道:「真對不起,上次我喝醉了,沒有照約定的時間和你見到!」(。)

 

  摩亞船長似乎毫不在意,他搓着手,道:「不要緊,那不算甚麼,人總是有意外的 ——」

 

  他講到這堙A抬頭向我望來,由於他給我的第一印象,是一個活潑、坦誠的人,是以我以為不必和他多說無謂的客套話,我道:「船長,那位朋友說,你有一件很為難的事,找我商量?多謝你看得起我! 」

 

 

2. 鬼魂是想像出來的東西

 

衛斯理知悉摩亞船長發瘋,到精神病院探望他:

 

      『我急步穿過草地,走進病院的建築物,神經病院之中,似乎自然有著一股陰森之氣,這種陰森之氣,甚至遠較黑夜的墓地來得可怕。

 

  墓地中埋的是死人,那股陰森只不過是伴隨死亡而來「鬼魂」也畢竟只不過是想像之中的東西 。但是瘋子,卻是活生生地出現在你的眼前的。我們才一進瘋人院,就看到兩個于思滿面的大漢,在爭奪一張破紙片,各自發生可怕的呼叫聲,他們至少也有四十歲了,可是看那情形,却像是四歲一樣。』

 

 

3. 和白素結婚快七年

 

白素在日記寫下衛斯理發瘋的情況,舊版提到他們結婚快七年:

 

      『幸而他身上的記事簿還在,所以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在海上遭遇到了什麼,他瘋得那麼厲害,醫生說完全沒有希望了,但是我不相信,他會有希望的,雖然他根本不認識我了,一個人連結婚快七年的妻子都不認識了,他還會有希望嗎?』

 

 

4. 白勇是白素的弟弟

 

白勇知悉衛斯理瘋了,來探望衛斯理。舊版提到他是白素的弟弟,新版則改為哥哥:

 

      『遠在印度建造水壩的弟弟(哥哥),也聞訊趕來了,他說衛可能會認識他,我忍著淚帶他去見衛,衛見到了他,全身發著抖,額上的青筋,幾乎要裂膚而出,我連忙將他拖了出來,將事實的經過講給他聽。

 

  我本來是不想對他說那些事的,因為我知道弟弟(哥哥) 的脾氣,他不知道還好,知道了之後,他根本不作任何考慮,就一定會去察看那三艘鬼船的。 』

 

此外,本人參考明窗出版社於1999年的第13版,發現白勇的名字亦改為白奇偉。

 

當衛斯理不再發瘋,清醒過來時:

 

  『「當我第一眼看到白素的時候,我心中還是茫然一片,根本不知道曾發生什麼事,但是我一眼就認出了白素來,她伏在地上,流著淚,我隨即發現,我也倒在地上,許多穿白色衣服的人,正在奔過來,我不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我轉過身,看到白勇(白奇偉)站在我的面前,他是白素的弟弟(哥哥),我們已好幾年沒有見面了,接 着,我又看到喘著氣的摩亞先生。
 

  我又叫道:「素!」

 

  可是白素只是哭着,淚水像泉水一樣湧出來,不可遏止,我站了起來,白勇(白奇偉)扶起了他的姐姐(妹妹 ),所有人將我圍住,我望着他們,又望了我自己,再抬頭看了看眼前的一幢建築物,和它門口的招牌! 』

 

 

5. 鬼船上有很多人?

 

狄加度讀到白勇(即白奇偉)寫下衛斯理在大西洋的經歷,和他討論在海底中遇見的人時,在舊版中,衛斯理推論有不止老狄加度一人在鬼船

 

      『我苦笑著,道:「幻覺?我怎能在幻覺中,看到一個事實上真的存在過的人?在此以前,我從來也未曾見過這個人,但是剛才我一眼就認出了他來!」

 

  狄加度道:「如果不是你的幻覺 —— 我們可以肯定不是你的幻覺,那麼,就必須假定另一點了!」

 

  我軟弱地道:「是的,那就必須肯定,這位老狄加度先生,還活著,而且可以自由在海底生活,他和他的船,都還在 ,他不能一人駕駛三艘船,進一步的結論是,不止是他一個人,和他一起的,還有許多人

 

  我一口氣講到這堙A才急速地喘了一口氣,又道:「然而,有這個可能麼?」  』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