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天》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2年5月23日)

洞天》新舊版的差異不大,主要是一些細節有不同,在下文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對大驚小怪的人的感覺

 

當布平在家中向眾人講述他在桑伯奇喇嘛廟堛漫_遇時,衛斯理以為他仍在講述攀登聖母峰的經歷,所以沒有細心聽:

 

      布平還沒有回答,有一個人尖聲叫了起來:「天,你根本沒有聽,布平講他在桑伯奇喇嘛廟堛漫_遇。」

 

  我對於這種動不動就大驚小怪的行動(人 ),十分討厭。有這種行動的人,多半有自卑感,所以說起話來,就用誇張的語調和聲音,來吸引本來不強加在他身上的注意力。我連看也懶得向聲音傳過來的方向去看一眼。而且,為了表示我不是很有興趣,故意張大了口,大聲打了一個呵欠,放下了手中的書,站了起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我先走了。」

 

  我的這種態度,自然是十分不禮貌的。

 

  那晚聚集在布平客廳中的那些人,我看來看去,覺得不是很順眼,所以不想再逗留下去。誰知我的話一出口,布平的反應,全然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2. 布平懷疑有些大師可能聽不到靈界的訊息

 

貢雲大師邀請布平聆聽從靈界來的使者的訊息,布平聽不見,貢雲大師告訴他訊息的內容:

 

      但是,他沒有問出來,因為貢雲大師已經立時說了下去,說出了他想知道的答案,貢雲大師說:「他在告訴我們:到我這堥荂A來!來!到我這之後(堙^會有更多的話告訴你,是你畢生的志願,想要知道的答案,我不會等你很久,快到我這堥荂C」

 

  貢雲大師在講那幾句話的時候,聲音低沉到了極點,以(致)他的聲音,聽來像是從極其遙遠的地方傳來一樣,有一種異樣的神秘。而當他在這樣說的時候,其餘幾位大師,都緩緩點着頭,表示他們「聽」到的內心之聲,內容一樣

 

  布平在聽了貢雲大師的話後,真是怔呆了半晌。首先他第一個反應,(他)是覺得十分滑稽,他一直以為,大師們所「聽」到的信息,是什麼深奧之極的話令得那幾位智慧極高的大師,日夜不休去思考領悟,還弄不明白其中的意思。可是實際上,那幾句話,實在再容易明白也沒有,小孩子一聽就可以知道是什麼意思。

 

  布平第二個反應,也還是滑稽,因為貢雲大師一說,其餘大師都跟着點頭,表示他們也聽到了同樣的聲音,事實上是不是如此呢?

 

  是不是其中有人,或是所有的人,都為了表示自己的智慧較高,可以有能力接受「來自靈界的 消息」,而在作隨聲附和呢?

 

  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那麼,情形倒有點像童話中「皇帝的新衣」了 —— 人人不肯為了承認自己愚蠢,就把裸體的皇帝,當成穿了美麗的衣服。

 

  布平的腦筋動得極快,他雖然沒有因為一而再的滑稽感而笑出來,但是還是發出了「嘿」地一聲:「這幾句話,有 什麼參悟不透的?」

 

 

3. 衛斯理未能對恩吉傳心術有反應的原因

 

衛斯理和白素因為貢雲大師、搖鈴大師和李一心在桑伯奇喇嘛廟處失蹤,偷進廟中,被恩吉喇嘛發現,恩吉喇嘛施展傳心術:

 

      而當施展傳心術之際,我根本不知道他在作什麼,反而是白素,立即有了感應,和他對坐了下來,恩吉告訴白素,在廟中有極神秘的事發生,如果要進行進一步的探索,請留下來。

 

  我不知道白素這樣容易有感應,當時她的神態、言動,完全證明了已經知道恩吉在告訴她什麼,所以自動留下來。恩吉也知道,白素有資格去作進一步探索的人,而我不是

 

  我當時,根本未曾集中精神,而且還對恩吉充滿了敵意,在這樣的情形下,判定我是沒有靈性的人,這自然是很不公平的事,但那是後話,暫且不說。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