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月亮》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09年12月30日)

 

不時有倪友在網上問及一個問題:衛斯理在《紅月亮》第一次被白衣人俘虜,失去有關記憶,為何他事後能詳細記述當時情況呢?這矛盾,是因為在修訂時刪去了一大段衛斯理如何回復有關記憶的經過,當中亦提及巴圖有一個名密蓓拉 的密友。此外,新舊版中,有一處的段落次序是不同的。

 

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或其撮要,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衛斯理再度失憶及回復記憶

 

衛斯理第一次被白衣人俘虜時,失去有關記憶。第二次,則以特製假髮保護腦部,白衣人手術失敗,但衛斯理只能保留第二次被俘虜的記憶,就第一次被俘虜的情況,只能推斷是白衣人所為, 無法記回詳情。

 

而在第三次探險中,巴圖負責在船上聯絡,衛斯理潛入海中,跟蹤白衣人到他們的基地中,但被他們發現 ,再一次進行消除記憶手術。新版提到衛斯理在手術前,也是以特製假髮保護腦部。當白衣人用兩股光束射向衛斯理的太陽穴時,衛斯理想起很多年代久遠的事:

 

  『但是如今,這些事卻一一浮上了心頭,這些事之瑣碎,使得記起了它的我,也感到吃驚,例如小時候撕下了蒼蠅一邊的翅膀,讓蒼蠅團團打轉,又例如極小的時候,撒嬌要吃冰糖葫蘆等等。

 

(新版刪除了的情節,會在下文撮要)

 

  (幸運的是,我早有了準備,戴上了那「假髮」,我相信它能保護我的腦部,當我終於昏了過去,醒來之後,在海邊,我完全知道曾發生過甚麼事!

 

  睜開眼,我就看到巴圖,他也不知道為何會中斷聯絡,我向他說了經過。)

 

  我揮了揮手,道:「那就行了, 你想,我們的對手,來自外太空他們是有如此大的神通,在我們看來,可以發射水底火箭的潛艇是了不起的武器了,但是在他們看來,卻等於是有人抓了一支牙籤,去向手槍挑戰一樣,有什麼用?(!)

 

 

在舊版中,當中有一萬多字描述衛斯理再度失去記憶及回復有關白衣人記憶的經過,以下為刪去內容之撮要:

 

  『衛斯理醒來後,身在夏威夷。他返回租來養病的房子(因為《紅月亮》發表在《不死藥》之後,所以「養病」應是指他在內分泌系統手術之後的休養) ,碰見一個大漢及美女,以為他們私自闖入自己的屋子,和那大漢先初則口角,繼而動手。

 

  原來那大漢和美女是中東一個國家的國王和皇后,衛斯理因毆打國王而被捕,困在一間看守嚴密的精神病院。

 

  衛斯理在白素口中得知他在十六天前已離開夏威夷,並曾到過西班牙,但連白素也忘記了他是為了紅月亮而到西班牙。衛斯理推斷出有人令他失去記憶,於是逃離精神病院,前往西班牙的一個農莊,並邀請了四位和他交情不淺的腦部手術權威,檢查他的腦部。其中一名專家蓋博博士說衛斯理的腦膜因為有一個極小的焦痂,因而失去了極少部份的記憶。

 

  要消除小焦痂,唯有接受雷射光束手術,但因為焦痂較光束更小,腦膜會受到一定程度的損傷。衛斯理決定接受手術,白素亦表示自己是中國女子,習慣以丈夫的意見為意見。

 

  手術後,衛斯理不認得白素和四位腦部專家,就連自己的名字也不記得,但記起了和白衣人有關的一切(所以衛斯理才能記下第一次被俘虜的詳情)。

 

  衛斯理前往蒂卡隆鎮途中,想奪下一輛車子,因而結識了密蓓拉•巴昻。她是希臘最大的輪船公司的董事長,也是巴圖的密友。衛斯理從她口中,得知巴圖因指揮一艘小軍艦,下令向三艘商船射擊 ,巴圖被革除職務,異種情報處理局亦被撤消。巴圖失去官方支持,於是聯絡密蓓拉,要求提供一些設備。

 

  衛斯理和密蓓拉一起前往蒂卡隆鎮,在酒店中,密蓓拉因為經理曾趕走付不起房租的巴圖,早已買下整幢酒店,並把經理降職位為小厮。兩人見到巴圖後,巴圖說他當時因為聯絡不到衛斯理,於是也潛下水去,發現有七八個人伏在潛水器上。巴圖跟蹤他們,看見他們上了兩艘快艇。巴圖回到船上後,查知快艇是屬於三艘商船的,於是駛近三艘商船,但巴圖的炮兵發誓他們聽見巴圖下令,才轟擊商船。

 

  衛斯理推斷是白衣人影響了炮兵的腦部,並一時講了些洩氣話,說鬪不過白衣人。密蓓拉說衛斯理不中用,若有她參予,就絕不會失敗。衛斯理厭惡她的狂妄自大,兩人起了爭執,密蓓拉表示要回西班牙,但會留下她提供的設備,並說若衛斯理及巴圖「不是太低能的話,那應該可以成功的。」衛斯理聽後又起怒意,拒絕有關設備,巴圖也站在衛斯理一方,密蓓拉大怒離去。

 

  巴圖說密蓓拉能提供一艘軍艦及水底發射火箭的潛艇等,但她為何有此能力,則因曾答應密蓓拉而沒有提及。沒有了密蓓拉的支援,衛斯理及巴圖只剩下一些潛水設備。』  

 

 

後來, 當衛斯理和巴圖在白衣人的基地中,衛斯理建議由巴圖掌握控制儀,自己前往白衣人的星球,以身上的細菌攻擊白衣人。巴圖反建議時,提及密蓓拉:

 

  『巴圖緩緩地搖了搖頭,道:「當然不,你的牽掛太多,你有妻子,而我,只是一個人,我來歷不明,無牽無掛!」

 

  我想到了那女富豪,我道:「那麼,密蓓拉呢?」

 

  巴圖笑了起來,道:「如果她不是那麼有錢,不是那麼習慣於要人家聽她的指揮,那麼,或許我們早已結婚了,但現在,那是沒有可能的了。如果我們成功了,你不必將我的禮物給她,那是她的生日。」

 

 

最後, 衛斯理和巴圖成功運送老鼠到白衣人的星球,離開他們的基地後,又提及密蓓拉,亦提到衛斯理的記憶是在在大量事實的提供下新建立的:

 

  『在那二十四小時中,我和巴圖,時時刻刻都害怕白衣人的報復,但是,地球上各處,卻都和平時無異,到了馬德里,巴圖和密蓓拉這一對歡喜冤家又會面了,而我則到了那農莊上,去和應該是我最親密的人,但如今我却對之十分陌生的人相聚

 

  在那農莊中,我們過了大約兩個月恬靜的生活,我的失憶症,在大量事實的提供下,漸漸地好了,事實上,我是建立了新的記憶。

 

  兩個月後,我已經準備離開了,(我和白素取得了聯絡,白素趕來和我相會。)那一天晚上,明月如晝,我和白素兩人,手挽手地沿著白楊林在散步,四周圍十分之幽靜。 』

 

 

2. 新舊版段落次序的不同

 

在修訂版中,有些段落的先後次序和舊版不同,相信不是倪匡修訂時改的。以下修訂版內容抄自明窗出版社有限公司出版的條訂版本(並非之後的珍藏版),內容由第十一部第218頁至第十二部的第219至至221頁。前文提及衛斯理和巴圖在白衣人的基地中,聽著白衣人的介紹,並知道他們是經由一種宇宙震盪來到地球。

 

下文括號內的綠色字為筆者所下之備註,並將之分為三部份,因為在舊版中,這三部份的次序是不同的。

 

 

  (以下為第一部份)『「白衣人」搖頭道:「不能,你的身上,充滿了細菌,我們的星球上,消滅細菌已有許多年了,是以我們沒有疾病,也沒有死亡,如果你到了我們的星球之上,那你等於是千萬億個死神的化身!」

 

  巴圖的兩道濃眉,在突然之問,向上揚了起來。

 

  我和他在一起久了,知道他一有這個表情,就是他的心中突然想到了一些甚麼重大事情的象徵。但是當時,他卻並沒有說甚麼,只是隨口問道:「原來是那樣,那麼,這種飛船的動力是甚麼呢?」(第一部份完)

 

 

第十二部:無法回答的問題

 

  (以下為第二部份)那個玻璃罩子(上文根本沒有提過什麼玻璃罩子),罩著一座儀器。

 

  我很難形容出那儀器的正確樣子,大體上來說,它像是一座電子計算機,但是它有許許多多像普通飯碗那樣的半圓形的東西,正在緩緩轉動

 

  巴圖一直來到玻璃罩之前:「這就是麼?」

 

  他一面說,一面用手指叩玻璃罩,發出「得得」的聲音,又問道:「為甚麼用罩子罩著?」

 

  白衣人道:「因為怕有甚麼東西撞到了控制儀,一撞到,宇宙的震盪就可能和飛行船發生關係,飛行船就可能納入震盪的軌道之中。」

 

  「那你們就回不去了,是不是?哈哈!」

 

  白衣人也笑道:「那倒不至於,飛行船會在我們的星球上著陸,那樣,我們的星球又可以派新的船來接我們的。」

 

  「原來如此!」巴圖繞著那玻璃罩不斷地轉動,像是對這具儀器表示很大的興極,他不但自己看,而且也拉著我一起看,他一面看著,一面還發出許多讚嘆詞句來,而且還進一步言不由衷地道:「真是進步,地球人望塵莫及!」

 

  然後,他又指著那儀器上一個白色的把手,道:「我猜這一個一定是總控制了,對麼?」

 

  「白衣人」像是因為聽到了巴圖的讚嘆而心中高興,是以語音十分輕鬆,道:「是的, 我再帶你們去參觀別的設置。」

 

  「好的,好的。」巴圖在忽然之間,變得十分合作起來,退出了那間房間(第二部份完)

 

  (以下為第三部份)「唉,你還不明白,它是沒有動力的,宇宙震盪會使它前進。」(這應緊接第十一部份最後,巴圖問及飛船動力的問題)

 

  「他媽的,」巴圖罵了起來,「它停在這堙A宇宙震盪就會將它帶走了麼?」

 

  「是的,我們有儀器可以控制,它隨時可以離開地球。」「白衣人」又作了一個出乎意料之外的回答。

 

  巴圖的悻然之色已然消失了,他像是對這個問題十分有興趣一樣,道:「我們是應邀來參觀的,那麼,我希望看看那個儀器,那控制宇宙震盪的儀器。」

 

  「可以的。」

 

  「白衣人」轉過身,向前走去,我和巴圖仍然跟在他的後面。在巴圖要求去看那控制宇宙震盪的儀器之際,我已經知道他的心中一定在轉著甚麼念頭

 

  果然,我們才並肩走出一步,他便用肘碰了碰我的身子,我轉過頭去看他,只見他的神色十分莊重 —— 那是一種給人以十分神聖之感的莊重

 

  我呆了一呆。因為巴圖是一個天塌下來也不在乎的人,我認識他的時間不算短,或者是我對他以前的記憶已不復存在了,但是無論如何,我未曾在他的臉上見過那麼嚴肅的神情。

 

  而且,就在我開口想問他之際,他卻已然先開了口,道:「別問我甚麼。」

 

  我自然不再出聲了, 因為巴圖的神情,絕不像是和我在說笑,他既然叫我別問,自然有他的理由。那「白衣人」帶著我們經過了好多條走廊,才來到了一間房間中,那間房間的門推開之後,在門內的,是一個相當大的玻璃罩子。(第三部份完,這處提及的玻璃罩子,接下應是第二部份)

 

  仍是那白衣人走在前面,而巴圖的臉色,又變得同樣地莊肅,他(巴圖 )用極低的聲音,向我說了一句話。我的確是聽到他對我講了一句話,聲音很低,但是我也聽清了,可是我就是沒有聽懂他在講甚麼。』

 

舊版中的次序,則先是第一部份、然後是第三部份,最後才是第二部份。

 

 

3. 其他細節

 

衛斯理錯手殺害敵人及小矛盾

 

衛斯理剛來到蒂卡隆鎮,收到巴圖的秘密留言後,就到海邊巖洞調查。有一個拿著大號鳥槍的人阻止他前進,衛斯理就向他發出一枝有強烈麻醉劑的針,那人鬆手跌下大號鳥槍……

 

  『我一伸手,將那支鳥槍接住,而那人的身子也猛地向前一俯,道:「你——」

 

  他的身子如果不是向前一俯,那麼,在一秒鐘之內,麻醉劑的藥力發作,他會在峭壁之上的那個凹槽中「睡」上六小時。

 

   可是這時,他的身子猛地向前一俯,那情形便大不相同了。

 

  就在他身子一俯之際,藥力便已發作了,他再也不能控制他身子的重心,以致他的身子,突然之間,向下猛地跌了下來!

 

  這一下,連我也是意料不及的,我除了使我的身子,緊貼著石壁,不給他砸個正著,實是沒有別的辦法可想的。

 

  他的身子先是「砰」地一聲,重重地跌在巖石上,然後,突然一滾,便滾到了海水之中,沿峭壁的海水中,一定有著極其洶湧的暗流,因為那人的身子才一跌下去,就立即向下沉去,在一陣海浪的白沬之中消失了!

 

  這一切,都只是半分鐘之內所發生的事情。

 

  我望著那人墮地的所圶,發了一陣呆,那人從高處跌下來,他的身子在碰到了巖石之時,只怕已經死了,而如今又被捲進了海水之中,當然更沒有法子救他了。

 

  我心中不禁十分過不去,老實說,那傢伙不是好人,這是已可以肯定的事,但是他未必是一個必需死去的人!我呆了好一會,一揚手,剛準備將手中的那枝大號鳥槍,也拋向海中的時候,突然,在鳥槍的槍柄上,發出了一陣「滴滴」聲來。』

 

 

雖然上文的修訂使衛斯理不會為了錯手殺人而心中不好過,但之後其中一段因為忘了修訂,提起了那個跌進海中的人,因而出現小矛盾。當衛斯理第一次被消除關於白衣人的記憶後,被運到普娜的小店中,前面桌上是一杯啤酒,普娜正搖醒他……

 

  『當我才看到那一切的時候,我的腦中混亂到了極點,我一點也想不起這是甚麼地方,我為甚麼會在這。然而,這種混亂,只不過是極其短暫的時間,我立時漸漸想起巴圖,想起紅月亮,想起那被我射中 ,跌入了海中的那個人。』

 

 

巴圖失去記憶天數

 

巴圖先到蒂卡隆鎮,再出現時,已失去多天記憶。他在舊版中失去六天記憶,在舊版中則改為七天:

 

  『巴圖向我笑道:「你那麼快就來了,你的妻子一定要罵我了。」

 

  我的臉紅了一紅,我以為巴圖是在諷刺我,因為事實上,我是耽擱了六天(七天)才來的。我忙道:「不算快了,我已耽擱了好幾天。」

 

  巴圖一呆,道:「你說甚麼?」

 

  我道:「我已比你遲了六天(七天),我想,在這六天(七天)之中,你一定已有不少收穫了?」

 

  巴圖睜大了眼睛,道:「你一定是瘋了,我今天上午到,現在,你也來了,你只不過我遲來十個小時而已!」

 

  我也呆住了。

 

  一聽得巴圖這樣講法,我已然明白,那是怎麼一回事了。我失去了一天,但是巴圖,卻在他的記憶之中,失去了六天(七天)

 

   他以為他是「今天」到的,事實上,他到這堙A已是第七天(第八天)了,只不過到達之後, 他便失去了六天(七天),當然,我更可以知道他的情形和我一樣,在失去的六天(七天)之中,他究竟做過一些甚麼事,他是完全不知道的,他只當自己是今天到的!』

 

 

「白衣人」的實際高度

 

衛斯理第一次見到「白衣人」脫去衣服,形容他的高度時,新舊版有別:

 

  『那東西大約有四吋高(四尺高),它的下半部,只有兩根棍子也似的東西,那兩根棍子也似的東西,也不是平滑的,而是有著許多膿包一樣的隆起。 」

 

 

當衛斯理和巴圖成功捉拿一個白衣人時,再次提及他的高度:

 

  『白衣人」的身子並不大,他大約只有三呎來高(四呎來高)那麼在那件「白衣」之中,自然是有著相當的活動餘地的了。』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

web site analy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