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了一個》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0年9月22日)

倪匡在修訂《多了一個》 時,劇情沒有作出太大改動,新舊版的差異 主要有以下兩處:

 

1. 在舊版中,吉祥號所有船員從未聽過卜連昌這個名字,但在新版中,則改成他們認識真正的卜連昌。

2. 新版中加了一個美滿結局。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舊版中,吉祥號船員從未聽過卜連昌這名字

 

船長第一次見到卜連昌時:

 

      『那人急急地分辯著,道:「他也是三副,船上有兩個三副,船長,你怎麼不記得我了?我是卜連昌,你們怎麼都不認識我了?」

 

  船長鬆開了手,他不但不認識這個人,而且,也從來沒有聽到卜連昌這樣的名字。可是卜連昌這名字他絕不陌生。

 

  他認識的卜連昌,是一個醉酒好事之徒,當過三副,凡船長一聽到他名字就頭痛,是一個十分不受歡迎的人物,而且絕不是現在這個模樣 !)

 

  這時,船長心中所想到的,只是一點(, )這個自稱)卜連昌的人,是一個偷渡客,他不知是甚麼時候躲上船來的,在船出事的時候,他也跳進了救生艇中,自然一起被人家救了上來。

 

  所以船長道:「你不必再胡言亂語了,偷渡又不是甚麼大罪,大不了遣回原地!」

 

  卜連昌卻尖聲叫了起來,他衝到了大副的面前,道:「大副,你不認識我了麼,我和你出過好幾次海,你一定記得我的,是我卜連昌啊!」

 

  看大副的神情,像是竭力想記起卜連昌這個人(大副也記得卜連昌這個人),但是他卻終於搖了搖頭,道:「很抱歉,我實在不認識你,我從來也未曾見過你! 」

 

  「你在說謊!」卜連昌大聲叫了起來,「這次來印度之前,你太太生了一個女孩,我還和你一起到醫院去看過你的太太!」

 

  大副呆了一呆,船長也呆了一呆,和船長一起來的各人,也呆住了。

 

  二副道:「船長,這件事真是很古怪,他好像真是和我們在一起已有很久一樣,他知道我們每一個人家中的事,也知道我們的脾氣。」

 

  卜連昌終於哭了起來,道:「我本來就是和你們在一起很久的了,可是你們全不認識我了!」

 

  大副忙問道:「你看到過我的女兒?」

 

  「自然看到過,小女孩的右腿上,有一塊紅色的斑記,她出世的時候,重七磅四安士,那全是你自己告訴我的,難道你忘了麼?」

 

  大副的眼睛睜得老大,他知道卜連昌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對的,但是那怎麼可能呢?因為他的確不認識卜連昌這個人(,這個人和卜連昌之間,一點關係也沒有!)

 

  大副苦笑著,搖了搖頭,卜連昌又衝到了另一個人的面前,握住了那人的手臂,搖著,道:「輪機長,你應該認識我,是不是?」

 

  輪機長像是覺得事情很滑稽一樣,他笑了起來,不住地笑著。

 

  卜連昌大聲道:「你不必說不認識我,在印度,我和你一起去嫖妓,你看到了那胖女人,轉身就走,難道你忘記了?」

 

  輪機長突然止住了笑聲,道:「你,你怎麼知道?」

 

  卜連昌道:「我是和你一起去的啊!」

 

  「見鬼!」輪機長大聲喝著,他臉上的神情,卻十分駭然,接連退了幾步。「我和卜連昌一起去,可是你根本不是卜連昌!我們大家都認識卜連昌,你不是!」

 

  卜連昌又轉向另一個人,道:「老黃,你也不認識我了?我和你上船前去賭過,賭天九(牌九 ),你拿到了一副天子九,贏了很多錢,是不是?」

 

  老黃搔著頭:「是就是,可是……說實在的,我不認識你。」

 

  卜連昌不再說甚麼,他帶著絕望的神情,向後退了開去,又坐在那角落的那張椅子上。

 

  沒有人再說甚麼,因為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種極其異樣的感覺,他們實在不知說什麼才好。

 

  最後,還是船長開了口,他道:「荒唐,你叫什麼?叫卜連昌?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想不起你來?(!你自稱是卜連昌?我們每一個人都會記不起你原來的樣子?)也好,就算我們都記不起你是甚麼人來了,你現在想怎樣?」

 

  卜連昌抬起頭:「當然是回家去。」

 

  「你家中有什麼人?(你家人——)」大副好奇地問(:「認識你?」)

 

  「我有老婆,有兩個兒子!」卜連昌憤然地回答:「大副,你別裝蒜了,你吃過我老婆的燒雞!(他們當然認識我!)

 

   大副苦笑了一下,道:「好,反正我們要回去的,你就跟我們一起回去吧。」

 

  卜連昌像是充滿了最後的希望一樣,又問道:「你們每一個人,真的全不認識我了 ?」

 

  海員全是很好心的,看到卜連昌那種可憐的樣子,實在每一個人都想說早已認識他的。但是,他們却實在不認識他!(雖然大多數人都知道卜連昌這個人,但是,他們卻實在不認識眼前這個人!)

 

  於是,每一個人只好搖了搖頭。

 

  卜連昌雙手掩著臉,(又)哭了起來。

 

  船長連聲道:「荒唐,荒唐,太荒唐了!」

 

  大副忽然想到了一件事,他道:「卜……先生,你說你全認識我們,而且還是船上的三副(自稱卜連昌),那麼,你的船員證呢?在不在?」

 

   卜連昌哭喪著臉,抬起頭來,道:「他們早就問過我了。我的船員證,一些衣服,全在救生艇翻側的時候失去了,怎還找得到?」

 

在新版中,吉祥號的船員認識卜連昌行,甚至有船員和卜連昌一起去嫖妓 。基於這修改,衛斯理及船員應會設想這個自稱卜連昌的人,認識真正的卜連昌,所以曾從他口中知道眾船員的事。當然,細心一想,就會發現理由很牽強。其後,會想到卜連昌是否曾整容,然後再進一步推想是否鬼上身。故事發展至此處,卜連昌的情況只像是「換了一個」,而不是「多了一個」。

 

本人認為舊版較為優勝,除了更貼切故事名稱外,舊版的設定更懸疑。試想想,一個你從不認識的人,居然很熟悉你,甚至和你一起嫖妓,不是很奇怪很可怕嗎?

 

 

2. 新版有一個更美滿的結局

 

原先曾計劃寫卜連昌如何重新追求彩珍,但為免變成愛情故事,故沒有寫下去。新版最後,則加了一段,為原先喜劇收場的結尾,添加一個美滿的結局

 

   『申索夫在廣告見報後的當天下午,神色憔悴地來見我,我將那些解釋,又和他講了 一遍,他聽了之後,道:「也許你是對的,但是現在是卜連昌了,我喜歡做卜連昌,我也…… 愛彩珍!」)

 

  我拍著他的肩頭,勸他好好在我的公司中工作,俄國人果然也未曾來麻煩他。

 

  事情到這媯異穭F,總算是喜劇收場,不是麼?(卜連昌說他愛彩珍,倒不是假的, 他仍然常在彩珍住所附近徘徊,幾個月後,不但取得了阿牛阿珠兩個孩子的好感,也取得了彩珍的好感,有一天他告訴我,已作好了一切準備,要向彩珍求婚。

 

  是不是,應該說,從此以後,他們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呢 !)

 

 

3. 其他細節

 

新版更正了舊版錯誤

 

吉祥號的船長獲救,在同一艘船上已有另外七名船員獲救。當大副告訴船長其他船隻拯救船員的人數時,舊版出現錯誤,新版已作更正::

 

      『在海面上漂流的時候,他全然不知道他的船員怎麼樣了,而他是在半昏迷的狀態之下,被救上船去的。當他神智清醒之際,七個人湧進房間來,那是吉祥號貨船上的大副和六個船員。

 

  劫後重逢,他們自然喜歡得擁在一起,船長問道:「其餘的人有消息麼?」

 

  「有,」大副回答:「我們聽到收音機報告,一艘軍艦,救起了六個人,一艘漁船救了四個,還有一艘希臘貨輪,救起了(六)個人。」

 

  顧船長一面聽,一面在算着人數,聽到了最後一句,他鬆了一口氣,道:「總算全救起來了!」

 

  可是,他在講了那一句話之後,立時皺了皺眉,道:「不對啊,我們一共是二十三個人 ,怎麼四條船救起來的人,有二十四個?」 』

 

 

新版提及卜連昌被殺的地點

 

新版中,當衛斯理和卜連昌見到卜連昌的妻子彩珍時,彩珍說出卜連昌被殺的地點:

 

      『「他是海員,在一艘輪船上服務,我幾天前才接到通知,(船在南美洲的一個港口時,)他被人殺害了。」卜太太哭了起來。 』

 

 

被殺卜連昌的職位

 

小郭幫衛斯理調查被殺的卜連昌的背景,舊版中,被殺的卜連昌是水手長,新版改為三副,較為合理,因為和多了出來的卜連昌之記憶符合:

 

      『第七天,小郭的調查報告也送來了,那個卜連昌,是一個海員,今年三十歲,他的職位是水手長三副),一直走遠洋航線,是在哥倫比亞和當地的流氓打架,被小刀子刺死的。遺有一妻,一子,一女。 』

 

 

舊版中衛斯理承認白素較他能幹

 

當衛斯理告訴白素俄國特務認為卜連昌就是申索夫上校時:

 

      『我到天黑之後,才回到家中,我對白素講起日間發生的、有關卜連昌的事,白素皺著眉聽著,道:「一個疤痕並不足以證明他的身份,你應該問那兩個俄國人要申索夫的指紋,和卜連昌的對一下,那就可以肯定卜連昌是甚麼人了?」

 

  白素確然比我能幹,我不禁反手在我自己的額角上,鑿了一下,我為什麼曾想到這一點?面目相同,恰好大家都在肩頭上有一道疤痕,那都有可能是巧合的,但是這種巧合,決計不會再和機會微到幾乎不存在的指紋相同,迸合在一起。 』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