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2年4月29日)

新年》新舊版的差異不大,主要是一些細節有不同,在下文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衛斯理討厭人哭

 

王其英向衛斯理講述他從神秘人處得到珍寶的經過後,發現不見了藏有珍寶的皮帶時:

 

      『王其英仍然在不斷哭着、叫着,我來到了他的面前,道:「究竟 什麼不見了?」

 

  王其英(他)理也不理我,這時候,我實在按捺不住心頭的怒火,我最討厭人家哭,尤其是一個大男人在哭,我陡地用力一腳,踢在他的身上,將他踢得打了一個滾。』

 

 

2. 傑克上校感尷尬

 

衛斯理跟蹤王其英到安德大廈,懷疑他在其中一個仍有燈光的出入口公司,闖進去後,仍在工作的職員報警,衛斯理戴着手銬,被帶往警局。舊版提到傑克上校因衛斯理的說話而感到尷尬:

 

      他一到,立時呼喝着,先將我的手銬,打了開來,然後才道:「怎麼一回事?你半夜三更到那堨h幹 什麼?人家正在開夜工,做年結。」

 

  我攤了攤手,道:「對不起,我實在不知道現在的人,對於陌生人的警惕性,已經提高到了這一地步。」

 

  傑克上校有點啼笑皆非,他是直接負責全巿治安的高層人員之一,若不是盜賊橫行,又怎會有這樣的情形?而治安不好,作為一個警方的高級人員, 被人冷嘲熱諷,也真是够尷尬的了。

 

  我在他的肩頭上拍了一下,道:「我只好自嘆倒楣。如果不是有這場誤會的話,我想事情已經很有眉目了,不過現在也還來得及,就在這帶幾個人,和我一起走,在路上,我和你詳細說。」

 

 

3. 衛斯理最狼狽尷尬的情況

 

神秘人第一次到衛斯理家中,兩人於黑暗中談天,神秘人離去,衛斯到開着了燈。舊版中,衛斯理形容為最狼狽尷尬:

 

      我剛才回家的時候,也是這樣,一進門就要開燈,但就在我要開燈的時候,那人就出了聲,我以為對方既然私自入屋,又要我在黑暗之中,和他談話,當然一定已有了準備,所以已伸出去的手又縮了回來。

 

  誰知道,屋子的電路,根本未被截斷!

 

  我重重地頓了一下腳,心中說不出有多麼懊喪,因為當時,如果我不是自作聰明,而着亮燈的話,那麼,我至少可以看清他的樣貌,那對於以後要找他,大有幫助,比我現在只看到他一個背影,好得多了!

 

  當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不禁苦笑了起來,因為我又想及,在和那人的對話、對手之中,我實在是處處落在下風,而且狼狽、尷尬的情形,可以說是我一生之中,從來也未曾遇到過的。

 

  我背靠着門,定了定神,望着我自己的家的客廳,陳設還是和往常一樣,只有一張小桌子,在我中了一掌後退之際,撞了一下,略有點移動。

 

 

4. 衛斯理不確定自己能否抗拒貪念

 

當衛斯理表示不相信傑克上校曾想過盜取珍寶的念頭時:

 

      他抖著,道:「多謝你相信我不會,不過,我是人,你自己問自己,你能麼?你能對着那麼多來歷不明,沒有主人的珍寶而不動心的麼?」

 

  我苦笑了一下,老實說,當我第一次在那條皮帶的夾層之中,看到那麼多每一顆都是價值連城的寶石、鑽石之際,我全然有一種喝醉了酒的感覺,的確,上校說得對,我只不過有機會看了這些寶石一眼而已,並不是保管它們!當時上校帶走了那些寶石,而只不過將王其英留下來給我盤問。

 

  如果常時,上校是將那批寶石留了下來給我,那麼到現在,已經發生了 甚麼事,連我自己也不敢擔保了!

 

  我呆了好一會,才道:「上校,那批寶石不是沒有人的,它們有主人,是王其英的!」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