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書》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0年4月25日)

倪匡在修訂 《 天書》時,劇情沒有作出太大改動,新舊版的差異主要有以下處:

 

1. 新版刪去衛斯理開一個外國人玩笑的經過。

2. 新版刪去衛斯理在神父面前冒認錫克教徒。

3. 新版刪去衛斯理教訓一個粗魯的南美乘客的經過。

 

此外,還有其他細節的不同,在下文亦會詳細提及。

 

以下是詳細分析。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衛斯理向外國人開玩笑

 

斯理和白素從巴黎乘搭飛機往 里約熱內盧時,在飛機上討論到姬娜的神秘,:

 

      『白素直到這時,才嘆了一聲:「我覺得你對姬娜的看法,還以為她是一個普通人! 」

 

  我一聽得她那樣講,幾乎直跳了起來,「唔」地一聲,道:「姬娜是地球人!這一點,是絕對可以肯定!」

 

  我講話的聲音大了點,引得幾個搭客,一起向我望了過來,有一個留著山羊鬍子的中年人,看來是一個學者或類似身份的人,自前排位置上轉回頭來,向我瞪了一眼,道:「如果你再嚷叫,全飛機的人,都以為你是外太空來的了!」

 

  山羊鬍子明顯是西方人,居然講得一口好中國話,那可真不容易,我向他笑了一下,道:「閉上你的 鳥嘴!」山羊鬍子呆了一呆,道:「鳥嘴?那是什麼意思?」他一面說,一面還摸著自己的嘴,我忍著笑,白素狠狠地瞪著我。

 

  我道:「你回去慢慢研究,自然會明白!」

 

  山羊鬍子一面疑惑不解的神色,白素埋怨地道:「年紀不小了,還開這種玩笑!」

 

  我道:「我們繼續討論姬娜,你的意思,她和普通人不同?」

 

  白素說道:「當然不同,那一個地球人,可以寫出這種文字 來?」

 

  我點了點頭,這一點,確然不同 。白素道:「她失蹤的十年中,一定有著極不尋常的遭遇。而且,我相信她一定知道戒指上的紅寶石會變,所以她才留下了戒指,走了!」

 

  我無法反駁白素的話,只好嘆了一聲。我的嘆息多半是為了姬娜的行為。因為即使明知紅寶石會變質,無論如何,那枚戒指的本身,是極其精美而且富有紀念意義的,她不應該輕易拋棄!

 

 

2. 衛斯理冒認錫克教徒

 

衛斯理和白素乘機往法屬圭亞那時,和曾遇見「上帝的使者」的神父相識,當時衛斯理曾冒認錫克教徒!

 

      『一個神父側著身走過來,在木箱上坐,我看到這位神父已經在六十以上,走路也有點搖擺不穩,所以站了起來,準備讓座位給他。

 

  誰知道這位神父拒絕了,他道:「謝謝你,孩子,我在任何地方都是上帝的懷抱之中,對我來說,完全一樣!」

 

  我的思緒已經夠混亂的了,一聽得他那樣回答我,我真怕他會向我絮絮不休地傳教,是以我忙說道:「我是印度錫克教的教徒!」

 

  神父向我望了一眼,不置可否,我倒放下了心,因為再熱心傳教的人,總不會向一個錫克教徒傳播天主教教義的。我在這樣講了之後,立時閉目養神。

 

 

衛斯理看見神父的書籤上的文字,就是米倫太太的文字時:

 

  『我迅速和白素互望了一眼,這時候我也忘記自己宣稱過是錫克教的教徒了,因為緊張,而喉嚨有點梗塞,先要咳嗽幾下,清了清喉嚨,才道:「神父!」』

  

 

當神父表示可以幫衛斯理及白素在帕修斯尋找姬娜時:

 

   『或許是我和白素的神情,都表示了相當的失望,神父反倒安慰我們,道:「兩位要找的那個人,如果真是在帕修斯居住的話,我一定可以幫助你們!」

 

  白素忙道:「是的,我們正需要你的幫助!」

 

  神父又望了我一眼,喃喃地道:「即使是一個錫克教徒,上帝 也一定樂於幫助他!」

 

  我不禁有點啼笑皆非的,當然我無法向他解釋,其實我不是錫克教徒,我只好含糊地向他致謝。

 

 

3. 衛斯理教訓粗魯的南美乘客

 

神父向衛斯理講述他遇見「上帝的使者」,但又不明白「上帝的使者」當年想說什麼:

 

      『他講到這堙A放下了聖經,雙手揚了起來,也抬頭向上,大聲禱告了起來,道:「全能的上帝啊,我每天向你祈禱,你為甚麼不給我答案?」

 

  我一看到他這等模樣,不禁有點啼笑皆非,一個留着大鬍子的南美人,已顯得很不耐煩,大聲喝道:「雖然我們現在空中,但除非飛機掉下去,不然你和我,都見不到上帝和聽不到上帝的聲音!」

 

  我不想多生是非, 所以望也不向那南美人多望一眼神父向我望來,道:「我還是得不到回答。」

 

 

當神父提及書籤是「上帝的使者」給他時,那南美乘客再次出言諷刺,衛斯理就教訓了他。以下為刪去內容之撮要,全文約數百字:

 

  『那個粗魯的南美乘客大笑,問上帝的使者是什麼人,衛斯斯命他不要多口,南美乘客一拳揮向衛斯理,衛斯理在他的手腕上托了一托,然後拿住他的手肘,用力一扭,使他的手背脫了臼。

 

  衛斯理說待和神父談話完畢後,就幫他復原,那南美乘客就不敢再出聲。』

 

 

當神父講完他的經歷後:

 

  『神父鬆了一口氣,表示終於講完了他的經歷

 

  我呆了片刻,先起身走過去,將那粗魯的南美人的手臂骨托上。那南美人已痛和驚怕得臉色白了,可以冒充白種人了。

 

 

4. 其他細節

 

衛斯理夫婦的習慣

 

當衛斯理知道姬娜曾失蹤十年後,打長途電話給白素商量下一步的計劃。白素告訴他有一個荷蘭寄來的郵包,衛斯理想到姬娜曾寄出「一本書」。文中提及他們一向不拆對方的信件,和《奇門》中提到衛斯理特別憎恨擅自拆閱他人信件相符:

 

      『我一聽得白素這樣講,整個人直跳了起來,對著電話大嚷道:「荷蘭寄出的郵包?那是什麼?天,不見得會是一本書吧!」

 

  白素的聲音充滿奇訝:「咦?你麼靈感知道那是一本書?」

 

  我陡地吸了一口氣,道:「你拆開來了?」

 

  我們夫婦之間,一向不拆對方的信件。而這時我這樣問,其實也決沒有絲毫的見怪之意。我反倒希望白素已經拆開來看過,證明那的確是一本書。 』

 

 

於圖書館尋找資料

 

衛斯理和白素在巴西調查姬娜時,從一個酒店女侍口中得知姬娜從法屬圭亞那的帕修斯來,舊版提到衛斯理如何從圖書館中尋找該地方的資料:

 

      我一面看,一面心中在想:姬娜到那地方去幹什麼?如果她是當年失踪之後,就一直在法屬圭亞那的腹地中生活,不過是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

 

  即使是最有經驗的探險家,攜帶著最完善的設備,也不能保證自己的生命,在這種原始、蠻荒的地方,可以維持多久,何況是一個十二歲的 小女孩

 

  我並沒有繼續想下去,因為想下去也沒有用,我必需到那個地方去,才能獲得進一步的資料。

 

  我利用了圖書館中的影印設備,將那一地區的有關資料全都影印了下來。然後,又找了一些其他參考書來看,有關法屬圭亞那腹地的資料十分少,法國在二十世紀初,曾有幾個探險家,深入蠻荒,作過探險,但是根據他們的記錄來看,他們所到的地方,也只不過是那一大片真正不毛之地的 邊緣而已。

 

《天書》寫於1978至79年,當時要搜尋資料,主要就是到圖書館,現在能在網絡上就很容易找到資料,自然方便得多。

 

 

舊版中衛斯理曾姬娜之死的主要責任歸咎於自己

 

衛斯理在雜貨店老闆頗普的店中遇見姬娜後,發生一連串事件,姬娜最後死亡。在舊版中,衛斯理回想過程時,將大部份責任歸咎於自己,而在新版中,則只說有些責任。可能是在修訂時,認為一切都已註定,衛斯理不應太過自責吧。

 

      『而在頗普離開之後,事情就開始一步一步越來越糟糕

 

  以後的事情,當然一大半(有些)是被我弄糟的,我突然在雜貨店門口出現,姬娜一時之間未曾將我認出來,嚇得她立時逃走,而我雖然及時抓住了「飛車」上的一根管子,可是卻偏偏不能(無法)開口! 』

 

斯理繼續反思:

 

      『我不知道出事的經過和原因,但是那接連兩下的爆炸聲,毫無疑問,表示飛車是在降落之際出事的,而姬娜在外表看來,雖然沒有受傷(在外表看來,姬娜沒有傷痕),一定是劇烈的震盪使她受了內傷,以致她連講一句話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死了!

 

  這一切,雖然可以說是陰差陽錯,可是其中主要的責任,還是在我的身上。

 

  如果不是我那樣舉止失措,不夠鎮定,我們根本可以在頗普的雜貨店中相會! 』

 

 

1,300 / 13,000年後腦部活動才能通過儀器來表達

 

新版中修訂時,似乎對科技的發展較為悲觀,認為需要一萬三千年,才能透過儀器來表達腦部活動:

 

      我一時之間,不知道說甚麼才好,只是喃喃地道:「腦部活動……通過儀器來表達……這在地球上,不知要多久才能實現?」

 

  我是因為極度的迷惑,所以才會將自己所想的,喃喃講出來,却料不到那聲音立時回答道:「大約再過一千三百多年(一萬三千多年),當腦電波的游離狀態被肯定之後的十年間,就可以達到目的!」』

 

 

「上帝的使者」等人較衛斯理先進幾億年 / 幾萬年

 

新版中修訂時,將「上帝的使者」等人的設定有變,改為較1978年先進幾萬年,而不是舊版中提到的幾億年:

 

      那人的聲音有點無可奈何,道:「恐怕是的。在你來說,我比你們先進了幾億年(幾萬年),但我又可能比另一個地球上的人落後幾億年(幾萬年)。同樣的,你們又可能比(某)一個地球上的人,進步幾億年(幾萬年)。鏡子中的一切,一個一個傳遞下去,宇宙是不是有邊際,我實在說不上來。 」』

 

 

新版交待姬娜的神秘舉動

 

新版中修訂時,交待了姬娜為何在頗普的雜貨店中購買棺木:

 

      『白素十分同情地握住了我的手,我苦笑着。白素道:「我早已對你說過,我們不應該知道天書的任何內容!」

 

  我道:「算了,我還可以承受得起,就算是對我想預知將來的懲罰吧!(唉!姬娜甚至為那人準備了棺木,可是她自己卻……)

 

 

新版亦交待了為何姬娜沒有了紅寶石戒指,也能夠用自己不懂得的語言寫下「天書」:

 

      『白素道:「那人的回答說,姬娜知道她自己會因飛車失事而死,這一點,她早已知道了,為了這一點預知,她一直生活在極度的恐懼、痛苦之中,那種恐懼的心理所形成的痛苦,決不是普通人所能承受的,長年累月忍受這種痛苦的結果是演變為她非但不想逃避,而且反倒盼望這一刻越早到來越好!」

 

  我「啊」地一(聲),心中感到極度的震驚,半晌說不出話來。過了好一會,我才道:「不錯,預知將來,真是十分痛苦的事情!」

 

  (白素又道:「她由於恐懼,無法一個人獨處,那人發出的訊號一直在影響她,已經可以不通過儀器,她在酒店,也可以寫『天書』,就是這個道理,她忽然離開荷蘭,只怕也是那人召她回去的!」我嘆了一聲,同意自素的看法。)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