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髮》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1年3月30日 ;修訂:2012年1月21日)

《頭髮》在明報刊登時,甫開首就有段簡介提及衛斯理離開了五年,但印刷成書時並沒有收錄。此外,書名改為《無名髮》,後來才又用回原名《頭髮》。倪匡在修訂《頭髮》時,只作出一些小修改,會在以下提及。

 

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報紙版的開首

 

葉李華博士在香港中文大學尋回昔日的明報,發現書本版沒有的簡介

 

      『我,衛斯理,又回來了。

 

  對於明報老讀者來說,多半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不必再來自我介紹。對於新讀者來說,只要看我的敘述,不久也可知我是什麼樣的人,一樣不必特地自我介紹。

 

  我離開了足有五年,這五年之內,何以音訊全無,又發生了一些什麼樣的怪事?

 

  說來話長!

 

之後,就接下正文。

 

 

2. 扉頁圖畫

 

在明窗舊版中,於扉頁印了一張由倪匡女兒畫的圖畫,描繪了耶穌於馬槽誕生的情況:

 

 

 

3. 白素是最佳助手

 

舊版中,衛斯理提及白素是他的最佳助手,在新版中則刪去,可能是因為白素實在不只是他的助手吧:

 

      『老蔡又答應著,我又結結實實地囑咐了幾句,才放下了電話。躺在床上,計畫我如何再回尼泊爾去。本來我心目中的疑問已經夠多了,如今再加上白素忽然到了南美,不知道利達教授那堨X了甚麼事,更有點心煩意亂。我本來想邀白素一起,因為我覺得在這堛漕ヾA竟要勞動勞駕)一位國王親自出面,事情一定絕不簡單,而白素可以成為我最佳的助手。如今,看來只有我一個人獨自去探索秘奧了。』

 

 

4. 白素認為記錄儀是她的

 

當柏萊發現衛斯理和白素背著他,透過其中一具記錄儀獲得一個新的夢境時,非常憤怒。衛斯理願意將記錄儀給他,而在舊版中,則提到白素起初不想讓出記錄儀

 

      我嘆了一聲,道:「好,我不和你多說甚麼,你帶著這具記錄儀走吧,祝你快樂!」

 

  柏萊盯着我,他的眼神,就像是一頭兇猛已極的困獸一樣。顯然他不相信我肯將這具記錄儀就這樣給了他。而白素也在這時叫了起來,說道:「不!那是我的!」

 

  她一面叫,一面向前踏出了一步,像是想去保護那具記錄儀,但也就在這時,我伸手拉住了她。而柏萊一看到我拉住了白素,自喉間發出了一下可怕的聲音,(柏萊)向着那具記錄儀,直撲過去。

 

  他一撲到那具記錄儀之前,雙手抱住了它,竟急得不及站起身來,就抱著它滾到門口,門是關着的,當他滾到了門口之後,他一時之間,決不定該如何才好。白素在這時,掙脫了我的手,向門口走去。

 

  柏萊一看到白素走向門口,神情之猜忌和驚憤,真是到了難以形容的地步。白素連看也不向他看一眼,來到門口,打開了門,低聲喝道:「快滾!」

 

  柏萊陡地躍起,向外直衝了出去。白素立時將門關上,背靠著門,向我望來。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