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龍》 - 新舊版比較   作者:紫戒(2012年4月15日)

倪匡在修訂《追龍》 時,劇情沒有作出太大改動, 只作出一些小修改,會在以下提及。

 

當摘錄原文時,會分別用以下三種顏色表達不同版本:

啡色字  :新舊版都一樣的內容。

紅色字  :舊版內容,在新版已刪去。

(藍色字):新版字眼,用以代替舊版的字眼

 

1. 玄學和科學的關係

 

衛斯理問天文學家殷達七星聯芒對地球有否影響,殷達未能答到:

 

  『我忍不住道︰「古代的占星家就是天文學家,比近代的天文學家,所知似乎更多。 」

 

  殷達提高了聲音表示抗議︰「當然不對!這種說法,是把玄學和科學比較了。

 

  我道︰「你剛才承認,任何星體的變化都可以影響到地球,只不過不知是什麼影響而已,那是科學上的空白,怎麼可以稱之為玄學?(!)

 

  殷達博士的聲調相當感嘆:「朋友,所謂玄學,你講對了,就是科學上的空白啊。」

 

  我也感嘆了幾聲,沒有和他繼續討論下去,只是道:「謝謝,謝謝你的幫助,以後,我可能 還會來麻煩你。」

 

  殷達道︰「不要緊,等一等,我倒想問你,你究竟怎麼知道有這種事的?據我知道,全世界,除了我們天文台之外,另外只有五家天文台有同樣的設備,可以從光譜儀上,測度這種變化。」

 

 

2. 譏諷日本天皇

 

衛斯理和殷達通話後,與陳長青討論七星聯芒代表了一種強大的力量要吞沒一些東西:

 

  『我道︰「我沒說過我可以阻擋災禍,再聯想下去,龍象徵的強大力量,在中國來說,是來自高層結構的一種力量,帝皇通常是用龍來象徵。」

 

  陳長青點頭︰「有點意思,不過東方還有甚麼皇帝,不見得 會是日本天皇吧,哈哈,日本天皇老得連生魚都吞不下去。(?)

 

  我也笑了起來,指着他:「這句話,在日治時期,就可以把你抓起來灌辣椒水 ——」

 

 

3. 陳長青討厭日本人

 

衛斯理和陳長青曾想過七星聯芒可能是代表日本東京的毀滅,孔振泉要衛斯理拯救東京

 

      『陳長青抹了抹汗,神情忽然有點古怪︰「孔振泉和日本人有什麼關係?為甚麼他要聲嘶力竭,求你去拯救日本人的性命?」

 

  我知道陳長青十分討厭日本人,他在中國的故鄉,曾是日本侵華軍大屠殺的屠場,雖然事隔多年,他當時也根本沒有出世,但是這種民族感情上的創傷,並不容易就此消滅的。我聽得他這樣講,真有點啼笑皆非,用力揮著手︰「你從頭到尾把我看得太偉大了,就算我們確定了一年之後,東京會在大地震之中,整個毀滅,我有什麼法子使得地震不發生?」陳長青望着我,點頭道︰「是啊,你再神通廣大,只怕也沒有這個能力。

 

  我悶哼着:「別說是我了,只怕上帝也沒有這個本事,誰能按住地面,不讓 地震發生?」陳長青還不死心,沉吟着:「如果你從現在起,就到日本去,開記者招待會,公開這件事,要日本人在一年之內,迅速放棄東京,作全民疏散——」

 

 

4. 孔振泉認為衛斯理會明白星相學的原因

 

衛斯理和陳長青討論後,漸漸明白孔振泉大部份說話的意思。在舊版中,衛斯理猜想為何孔振泉會認為他明白星相學:

 

      『要去理解孔振泉的話,其實很容易,只要相信星象真能(靠星象)預測地球上將發生的事就行

 

  當日,老人一看到我,懷疑我不是他要見的衛斯理,又說如果我是衛斯理的話,就一定會明白他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那當然是由於他自己本身對星相學深信不疑,幾乎整個生命,都浸進了星相學之中,所以他以為別人一定會相信的緣故。

 

  可是現在回想起來,我雖然已經相信了星相的正確性,但是孔振泉的話,還是不可理解,他一見到我的時候就嚷叫︰「阻止他們!阻止他們!」 』

 

 

5. 恐懼形成的寒意

 

衛斯理發現了孔振泉給他的九子連環上的黑點是代表人,舊版提到他感到一股恐懼形成的寒意,是一生之最

 

      在講出了這個「人」字來之後,地下室中,變得出奇的寂靜,我不出聲,白素也不出聲。在那短暫的沉靜之中,我心頭不由自主,感到了一股極度的寒意,那是一種神秘的恐懼而造成的寒意。我甚至還不知道恐懼的由來,但是這股寒意的襲來,却是如此之甚,超過了我一生之中處身於任何惡劣的環境之中

 

 

6. 衛斯理討厭政治陰謀

 

衛斯理和白素知道陳長青企圖殺人來阻止大城市的毀滅,等待多天後仍未有消息,衛斯理打算去救他。舊版中提及白素為何要代衛斯理去

 

      從第五天開始,我就知道陳長青的命運不是太妙,所以也轉折地通過了不少關係,去探聽他的消息,託了人又託人,都是些相當間接的關係,自然一時之間,不容易有結果。到了半個月之後,實在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和白素商量,是不是也到陳長青去的那地方去,因為他要找的那個人在什麼地方,我們都是知道的 ,白素當時說︰「如果要去的話,也讓我去。」

 

  我問︰「為什麼?」

 

  白素沉聲道︰「因為我不想你捲入這個漩渦(!)之中,我們知道陳長青的目的是什麼 ,那種事,在我們看來,是一件個人的行動,但如果陳長青一失手,在他們看來,一定是一件重大的政治陰謀,還可以擴大到認為是國際政治大陰謀,你一向最討厭和這類事發生聯繫 。」

 

  我苦笑着:「可是,為了陳長青 ——

 

  白素也苦笑着:「老實說,誰去都不會有用,陳長青沒有機會,你去,我去,也一樣沒有機會。」

 

  我大聲抗議︰「我們又不是要去暗殺那個人,們的目的,是要把陳長青抓回來。」

 

  白素搖頭︰「那除非陳長青還沒有機會動手,他如果沒有動手,一定把身份掩飾得十分嚴密,去了也找不到,尤其你是一個那麼招搖的人,你想你的行動能躲過他們特務系統的監視嗎?」

 

  我悶哼了一聲︰「我躲得過蘇聯國家安全局特務的監視,就躲得過世上任何特務組織的監視。」』

 

 

7. 天意

 

白素出發尋找陳長青後,衛斯理才在地下室發現陳長青記下自己的思路。舊版兩次提及天意

 

      但是有幾張,却極其重要,我約略可以知道它們的先後次序,把它們照次序來編號,一共有六張,看完之後,我真的是目定口呆,所有的一切,有關陳長青怪異的行為,陳長青究竟決定了一些什麼,完全明白了,我在呆了半晌之後,忍不住自己罵自己,真是笨蛋,陳長青罵得不錯,我真是笨蛋。

 

  同時,我也想到,我疏忽了,白素也疏忽了,該死的老蔡,也不來收檢一下地下室,或許是白素吩咐了他不要進來的緣故,要不然,他一定何嘮叨幾句,我們也可以早點發現那些紙團了。

 

  這實在是沒有理由會發生的疏忽,陳長青要是有什麼不測,那大抵也只好歸咎於天意了。

 

  陳長青在那些紙上寫的字,十分潦草,他根本是自己寫給自己看的,有一些,簡直潦草得無論如何也無法辨認,不過根據前後的文義,可以猜 (測)到那是什麼字而已。

 

  當我看了那些陳長青當時的思想過程之後,我忍不住叫:「素,快來看。」

 

  我在叫了之後才想起,白素並不在,她已經出發了。要開她此行有什麼不測的話,那也只好歸咎於天意了,我心中實在懊喪莫名。

 

  在那一(瞬 )間,我有了決定︰我也必須立即出發。就算要找陳長青已經太遲,總可以把白素找回來。

 

 

8. 重要人物的說話

 

陳長青計劃暗殺的對象,向記者說:「你們怕什麼?」。在舊版中,還有一句說話

 

      我不禁有點緊張,那戴著太陽眼鏡的中年人,是一個地位重要的人物,雖然那不是陳長青行動的主要目標,但如果陳長青認為他無法接近那主要目標而胡來,也真是夠瞧的了。

 

  人聲很混雜,記者羣迎了上去之後,七嘴八舌,向那主要人物問了很多問題,那主要人物笑着,太陽眼鏡遮去了他的一部分眼神,他的聲音蓋過了其他人的聲音,問︰「你們怕什麼有什麼好怕的呢?

 

  電視畫面在這堙A停頓了下來。那人指著電視機︰「接下來發生的事,並沒有公開過,在新聞傳播上,被剪去了

 

  我和白素一起「嗯」了一聲,然後,電視機畫面又開始活動,只看到陳長青越眾而前,用更高的聲音叫道︰「當然怕,就是怕你們把一個大城市徹底毀滅。」』

 

(完)


返回倪學網首頁

web site analytic